排列三走势|排列3字谜
無量光明

文殊師利般若經譯文、語譯

佛經譯文 | 發表時間:2014-04-10 | 作者:法戒法師 [投稿]

文殊師利般若經譯文、語譯

文殊師利所說般若波羅蜜經譯文

【梁】 扶南三藏僧伽婆羅 譯

法戒提供現代漢語轉譯

注:此經出自乾隆大藏經·大乘般若部·第0019部

【原文】

  如是我聞。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。與大比丘眾一萬人俱。及諸菩薩摩訶薩十萬人俱。皆悉住于不退轉地。久已供養無量諸佛。于諸佛所深種善根。成就眾生凈佛國土。得陀羅尼。獲樂說辯才。成就智慧具足功德。以自在神通游諸佛世界。放無量光明說無盡妙法。教諸菩薩入一相門。得無所畏。善降眾魔教化度脫外道邪見。若有眾生樂聲聞者說聲聞乘。樂緣覺者說緣覺乘。樂世間者說世間乘。以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智慧。攝諸眾生。未度者度。未脫者脫。未安者安。未泥洹者令得泥洹。究竟菩薩所行。善入諸佛法藏。如是種種功德皆悉具足。

  其名曰文殊師利法王子菩薩。彌勒菩薩。普光明菩薩。不舍勇猛精進菩薩。藥王菩薩。寶掌菩薩。寶印菩薩。月光菩薩。日凈菩薩。大力菩薩。無量力菩薩。得勤精進菩薩。力幢相菩薩。法相菩薩。自在王菩薩。如是等菩薩摩訶薩十萬人俱。并余天龍鬼神等一切大眾。皆悉來集。

  爾時世尊于中夜時放大光明。青黃赤白雜頗梨色。普照十方無量世界。一切眾生觸此光者。皆從臥起見此光明。皆得法喜。咸生疑惑。此光何來普遍世界。令諸眾生得安隱樂。作是念已。于一一光復出大光明。照耀殊特勝于前光。如是展轉乃至十重。一切菩薩及諸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。天龍夜叉干闥婆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摩睺羅伽人非人等。咸皆踴躍得未曾有。各各思念必是如來放此光明。我等應當疾至佛所禮拜親近恭敬如來。

  是時文殊師利。及諸菩薩摩訶薩眾遇此光者。歡喜踴躍充遍身心。各從住處到祇洹門。爾時舍利弗。大目揵連。富樓那彌多羅尼子。摩訶迦葉。摩訶迦旃延。摩訶俱絺羅。皆從住處到祇洹門。帝釋四天王上至阿迦尼吒天。亦睹光明嘆未曾有。與其眷屬赍妙天花天香天樂天寶衣。一切皆悉到祇洹門。其余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天龍八部。遇光歡喜皆來到門。

  現代漢語譯文:

  暫無。

【原文】

  爾時世尊一切種智。知諸大眾悉已在門外。從住處起出至門外。自鋪法座結珈趺坐。告舍利弗。汝今晨朝來門外乎。舍利弗白佛言。世尊。文殊師利等菩薩摩訶薩。皆悉先至。爾時世尊告文殊師利。汝于晨朝先至門乎。文殊師利白佛言。如是世尊。我于中夜見大光明十重照耀。得未曾有心懷歡喜踴躍無量。故來禮拜親近如來。并欲愿聞甘露妙法。

  現代漢語譯文:

  此時世尊以一切種智,知道一切大眾都聚集在門外,世尊從座而起走到門外,自己鋪好法座,結珈趺坐。世尊問舍利佛:你今天一早就來到門外了嗎?

  舍利佛回答說:世尊,文殊師利等等大菩薩都先我而至。

  這時世尊問文殊師利:你今天早上先來到門外的嗎?

  文殊師利稟告世尊說:是的,世尊,我在中夜看到大光明照耀十方,內心生出從來未有的歡喜,有無量的喜悅,所以前來禮拜親近世尊,并且希望聽聞世尊演說甘露妙法。

【原文】

  爾時世尊告文殊師利。汝今真實見如來乎。文殊師利白佛言。世尊。如來法身本不可見。我為眾生故來見佛。佛法身者不可思議。無相無形不來不去。非有非無非見非不見。如如實際不去不來。非無非非無非處非非處。非一非二。非凈非垢不生不滅。我見如來亦復如是。佛告文殊師利。汝今如是見如來乎。文殊師利白佛言。世尊。我實無見亦無見相。

  現代漢語譯文:

  這時世尊告訴文殊師利:你現在真實的看到了如來嗎?

  文殊師利秉告世尊說:世尊,如來的法身本來是不可見的,我為了眾生的緣故,所以來見你。佛的法身不可思議,沒有相貌,沒有形狀,不曾來也不曾去,不是有也不是無,不是我們所見也不是我們看不見,實際上的真如本心是沒有來也沒有去,不是沒有也不是有,不是有所處也不是沒有處,不是單一存在也不是多數存在,不是清靜也不是雜染,不是生起也不是消滅,我也是以這樣來見如來的。

  佛問文殊師利:你現在也是這樣見佛的嗎?

  文殊師利說:世尊,我實沒有見佛,也沒有見佛的心相。

【原文】

  爾時舍利弗白文殊師利。我今不解汝之所說。云何如是見于如來。文殊師利答舍利弗。大德舍利弗。我不如是見于如來。舍利弗白文殊師利。如汝所說轉不可解。文殊師利答舍利弗。不可解者即般若波羅蜜。般若波羅蜜。非是可解非不可解。舍利弗白文殊師利。汝于眾生起慈悲心不。汝為眾生行六波羅蜜不復為眾生入涅槃不。文殊師利答舍利弗。如汝所說。我為眾生起慈悲心。行六波羅蜜。入于涅槃而眾生實不可得。無相無形不增不減。舍利弗汝常作是念。一一世界有恒河沙等諸佛。住世恒河沙劫。說一一法。教化度脫恒河沙眾生。一一眾生皆得滅度。汝有如是念不。舍利弗言。文殊師利。我常作是念。文殊師利答舍利弗。如虛空無數眾生亦無數。虛空不可度眾生亦不可度。何以故。一切眾生與虛空等。云何諸佛教化眾生。舍利弗言。若一切眾生與虛空等。汝何故為眾生說法令得菩提。文殊師利答舍利弗。菩提者實不可得。我當說何法使眾生得乎。何以故。舍利弗。菩提與眾生不一不二。無異無為無名無相實無所有。

  現代漢語譯文:

  這時舍利佛問文殊師利:我現在不明白你所說的意思,怎么能這樣來見到如來呢?

  文殊師利回答:大德舍利佛,我并不是這樣而見到如來。

  舍利佛問:如果依照你所說的,我更加無法理解了。

  文殊師利回答:舍利佛,不能理解的就是般若波羅蜜,般若波羅蜜不是可以理解,也不是不能理解的。

  舍利佛問:你是否對眾生起慈悲心呢?你是否為了眾生行六波羅蜜,不再為眾生而入無余涅槃呢?

  文殊師利回答舍利佛:如你所說,我對眾生起慈悲心,行六波羅蜜而不入涅槃。然而眾生實際上是不可得的,沒有相貌沒有形狀,沒有增加也沒有減少。舍利佛,你是否常常有這樣的想法,一一世界有恒河沙數量的諸佛,久住于世如恒河沙數般難以數計的時間,說一一法來教化度脫如恒何沙數量的眾生,于是一一的眾生都得以滅度,你是否有這樣的想法?

  舍利佛說:文殊師利,我是常有這樣的想法。

  文殊師利回答舍利佛:就像虛空一樣無可數量,眾生也是一樣無可數量;就像虛空不可度化,眾生也一樣不可度化。為什么呢?一切眾生與虛空是等同的!哪里有諸佛教化眾生呢?

  舍利弗問:如果一切眾生與虛空相等,你為什么要為眾生說法,讓他們得到菩提?

  文殊師利答舍利佛說:菩提其實是空不可得的,那我應該要說什么樣的法來讓眾生得到菩提呢?為什么呢?舍利佛,菩提與眾生不是相同也不是不同,沒有分別,沒有作為,沒有名字,沒有形相,其實全都是虛妄不可得,無所有的。

【原文】

  爾時世尊出大人相肉髻光明。殊特稀有不可稱說。入文殊師利菩薩摩訶薩法王子頂。還從頂出普照大眾。照大眾已乃遍十方一切世界。是時大眾觸此光明。身心快樂得未曾有。皆從座起瞻仰世尊及文殊師利。咸作是念。今日如來放此奇特微妙光明。入文殊師利法王子頂。還從頂出普照大眾。照大眾已乃遍十方。非無因緣必說妙法。我等但當勤修精進樂如說行。如是念已。各白佛言。世尊。如來今日放此光明。非無因緣必說妙法。我等渴仰樂如說行。如是白已默然而住。

  現代漢語譯文:

  這時世尊顯現瑞相,由肉髻中發出稀有無法形容的光明進入文殊師利菩薩的頭頂,再由頭頂出來普照大眾和十方一切世界。接觸到這個光明的大眾感受到從未曾有的身心快樂,都從座位起立瞻仰世尊及文殊師利,共同生起念頭,今日世尊放出如此奇妙的光明進入文殊師利法王子的頭頂,又從頭頂發出普照大眾和十方,一定有相當的因緣要宣說妙法。我們應當勤奮修行,精進實行佛陀的教法。生起這樣念頭后,各自向佛秉告。世尊。您今日放此光明,一定有相當的因緣要宣說妙法,我們都渴望請您說法,依教奉行,說完后默然等佛開示。

【原文】

  爾時文殊師利白佛言。世尊。如來放光加我神力。此光稀有非色非相。不去不來不動不靜。非見非聞非覺非知。一切眾生無所觀見。無喜無畏無所分別。我當承佛圣旨說此光明令諸眾生入無想慧。爾時佛告文殊師利。善哉。善哉汝善快說。吾助汝喜。文殊師利白佛言。世尊。此光明者是般若波羅蜜。般若波羅蜜者是如來。如來者是一切眾生。世尊。我如是修般若波羅蜜。爾時佛告文殊師利言。善男子。汝今如是說深般若波羅蜜。我今問汝。若有人問汝有幾眾生界。汝云何答。文殊師利白佛言。世尊若人作如是問。我當答言。眾生界數如如來界。文殊師利。若復問汝眾生界廣狹云何。汝云何答。文殊師利白佛言。世尊。若人作如是問。我當答言。如佛界廣狹。文殊師利。若復問汝眾生界系在何處。當云何答。世尊。我當答言。如如來系眾生亦爾。文殊師利。若復問汝眾生界住在何處。當云何答。世尊。我當答言。住涅槃界。

  現代漢語譯文:

  這時文殊師利對佛說:世尊,您放光加持我的神力,這種稀有的光明不是顏色也不是形狀,不是來也不是去,不是動也不是靜,不是眼見不是聽聞不是感覺不是認知,一切眾生都觀看不到,沒有歡喜沒有畏懼也沒有任何分別。我應當承佛威神,藉由佛陀的加持來訴說這種殊勝微妙光明,讓眾生得以了解進入無想慧。

  這時佛告訴文殊師利說:很好,很好,你快述說,我為你高興。

  文殊師利對佛說:世尊,這個佛加持的光明是般若波羅蜜,般若波羅蜜就是如來,如來就是一切眾生。世尊,我就是這樣修行般若波羅蜜的。

  這時佛告訴文殊師利:善男子,你今天就是如此宣說甚深般若波羅蜜。我現在問你,如果有人問你眾生世界的數量種類有多少,你怎么回答?

  文殊師利秉告佛說:世尊,如果有人這么問,我就回答:眾生界的數量就是如來界的數量。

  佛說:文殊師利,如果有人問,眾生世界的寬窄如何,你怎么回答?

  文殊師利秉告佛說:世尊,如果有人這么問,我會回答他:眾生界和佛世界的寬窄一樣。

  佛說:文殊師利,要是又有人問,眾生界位置在哪里?你怎么回答?

  文殊師利說:世尊,我會回答說,佛世界在哪里,眾生界就在那里。

  佛說:文殊師利,如果又有人問你,眾生界依止在哪里,你如何回答?

  文殊師利說:世尊,我會回答,依止涅槃界處。

【原文】

  佛告文殊師利。汝如是修般若波羅蜜般若波羅蜜有住處不。文殊師利白佛言。世尊。般若波羅蜜無有住處。佛告文殊師利。若般若波羅蜜無住處者汝云何修。云何學。文殊師利白佛言。世尊。若般若波羅蜜有住處者。則無修學。佛告文殊師利。汝修般若時。有善根增減不。文殊師利白佛言。世尊。無有善根可增可減。若有增減則非修般若波羅蜜。世尊。不為法增不為法減。是修般若波羅蜜。不斷凡夫法不取如來法。是修般若波羅蜜。何以故。世尊般若波羅蜜。不為得法故修。不為不得法故修。不為修法故修。不為不修法故修。世尊。無得無舍。是修般若波羅蜜。何以故。不為生死過患。不為涅槃功德故世尊。若如是修般若波羅蜜。不取不受不舍不放。不增不減不起不滅故。世尊。若善男子善女人。作是思惟。此法上此法中此法下。非修般若波羅蜜。何以故。無上中下法故。世尊。我如是修般若波羅蜜。

  現代漢語譯文:

  佛對文殊師利說:你這樣的修行般若波羅蜜,而般若波羅蜜有所依止之處嗎?

  文殊師利說:世尊,般若波羅蜜沒有依止之處。

  佛對文殊師利說:如果般若波羅蜜沒有依止之處,那你如何修行,怎么學習呢?

  文殊師利回答:世尊,如果般若波羅蜜有一定的依止住處,就不是修學般若波羅蜜了。

  佛對文殊師利說:你修行般若波羅蜜時,善根有增減嗎?

  文殊師利回答:世尊,并沒有善根可增可減,如果有任何的善根增減發生,就不是修般若波羅蜜了。世尊,善根并不會因為修法才增加,善根也不會因為修法而減少,這才是修行般若波羅蜜。不斷滅凡夫法也不執取如來法,才是修學般若波羅蜜。為什么呢?世尊,般若波羅蜜不是為了得到法才修學,也不是為了不得到法而修學;不是為了修行而修,也不是為了不修行而修。世尊,沒有任何得到也沒有任何舍棄,是修學般若波羅蜜。為什么呢?不是為了恐懼生死輪回而修,也不是為了求取涅槃功德而修。世尊,應該這樣來修學般若波羅蜜,一切不取,不受,不舍,不放,不增,不減,不起,不滅。世尊,如果善男子善女人有這樣的想法,這是上等法門,這是中等法門,這是下等法門,他就不是修行般若波羅蜜。為什么呢?本來就沒有上中下法的分別。世尊,我就是這樣修行般若波羅蜜的。

【原文】

  佛告文殊師利。一切佛法非增上耶。文殊師利白佛言。世尊。佛法菩薩法聲聞法緣覺法乃至凡夫法皆不可得。何以故。畢竟空故。畢竟空中。無佛法凡夫法。凡夫法中無畢竟空。何以故。空不空不可得故。佛告文殊師利。佛法無上不。文殊師利白佛言世尊。無有一法如微塵許名為無上。何以故。檀波羅蜜檀波羅蜜空。乃至般若波羅蜜般若波羅蜜空。十力十力空。四無所畏十八不共法乃至薩婆若薩婆若空。空中無無上。無上中無空。空不空畢竟不可得故。世尊。不可思議法是般若波羅蜜。佛告文殊師利。汝不思惟佛法耶。文殊師利白佛言。世尊。我若思惟佛法我則見佛法無上。何以故。無上無故。世尊。五陰十二入十八界畢竟不可得。一切佛法亦不可得。不可得中無可得不可得故。世尊。般若波羅蜜中凡夫乃至佛。無法無非法。我當思惟何法。佛言。善男子。若無思惟。汝不應說此凡夫法此緣覺法。乃至不應說此是佛法。何以故。不可得故。世尊。我實不說凡夫法乃至佛法。何以故。不修般若波羅蜜故。

  現代漢語譯文:

  佛對文殊師利說:一切佛法不都是增上法嗎?

  文殊師利回答:世尊,佛法、菩薩法、聲聞法、緣覺法乃至凡夫法都是不可得的。為什么呢?因為這些法都是畢竟空的,畢竟空的境界中沒有佛法,也沒有凡夫法,而凡夫法中沒有畢竟空。為什么呢?空,不空都是不可得的。

  佛對文殊師利說:佛法是最至高無上的嗎?

  文殊師利秉告佛說:世尊,沒有任何一種法,甚至是像微塵一樣微小的法,叫做至高無上的法門。為什么呢?布施波羅蜜是畢竟空,乃至般若波羅蜜是畢竟空,如來十力是畢竟空,四無畏、十八不共法乃至于連一切智菩提也是畢竟空不可得。在這究竟空的境界中,沒有至高無上,而至高無上之中沒有空,但是空、不空都是不可得的。世尊,這個不可思議的法門就是般若波羅蜜。

  佛問文殊師利:你不思惟佛法嗎?

  文殊師利秉告佛說:世尊,我若是思惟佛法,我就會見到佛法的至高無上。為什么呢?至高無上的法是不存在的。世尊,五蘊、十二入、十八界都是畢竟空不可得的,一切佛法也都是畢竟空不可得的,在不可得的境界中并沒有可得或是不可得。世尊,般若波羅蜜中,沒有凡夫乃至沒有佛,無正法也無非法,那我該思惟什么樣的法呢?

  佛說:善男子,如果你沒有去思惟法,你不應該說這個是凡夫法,這個是緣覺法,乃至不應該說這個是佛法,為什么呢?因為所有法都是空不可得的。

  文殊師利回答:世尊,我其實沒有宣說凡夫法乃至宣說佛法,為什么呢?因為我不修般若波羅蜜的緣故。

【原文】

  佛言。善男子。汝亦不應作如是意。此欲界此色界此無色界。何以故。不可得故。

  世尊。欲界欲界性空。乃至無色界無色界性空。空中無說我亦無說。世尊。修般若波羅蜜。不見上不見不上。何以故。世尊。修般若波羅蜜。不取佛法不舍凡夫法。何以故。畢竟空中無取舍故。佛告文殊師利。善哉善哉。汝能如是說深般若波羅蜜。此是菩薩摩訶薩印。文殊師利。若善男子善女人。非于千萬佛所深種善根得聞此法。乃于無量無邊佛所深種善根乃得聞此甚深般若波羅蜜不生怖畏。文殊師利復白佛言。世尊。我承佛威神當更說甚深般若波羅蜜。佛告文殊師利。善哉善哉。恣聽汝說。

  現代漢語譯文:

  佛說:善男子,你也不應該有這樣的想法,這是欲界、這是色界、這是無色界。為什么呢?這些都是空不可得的。

  文殊師利說:世尊,欲界是空不可得的,乃至無色界都是空不可得的。空中沒有任何說法,所以我也無所說法。世尊,修行般若波羅蜜,沒有見到上,也沒有見到不上。為什么呢?世尊,修行般若波羅蜜,不會只執取佛法,也不會舍棄凡夫法。為什么呢?在畢竟空的境界中,并沒有取或舍的分別啊!

  佛對文殊師利說:很好很好,你能這樣的宣說甚深般若波羅蜜,這就是菩薩摩訶薩的法印啊。文殊師利,任何善男子善女人,沒有在千萬佛所種下善根,是不能得聞此法的。乃至在無量無邊佛土種下善根,才能聽聞此甚深般若波羅蜜而不生恐懼。

  文殊師利又秉告佛說:世尊,我憑借佛的威神力,應當再說甚深般若波羅蜜法門。

  佛說:很好很好,文殊師利,我們就聽你宣說吧。

【原文】

  文殊師利白佛言。世尊。若不得法生是修般若波羅蜜。何以故。諸法無有生故。若不得法住是修般若波羅蜜。何以故。諸法如實故。若不得滅是修般若波羅蜜。何以故。諸法寂滅故。世尊。若不得色是修般若波羅蜜乃至不得識是修般若波羅蜜。何以故。一切諸法如幻如焰故。世尊。若不得眼是修般若波羅蜜。乃至不得意是修般若波羅蜜。若不得色乃至法。不得眼界色界眼識界。乃至不得法界意識界。是修般若波羅蜜。若不得欲界是修般若波羅蜜。乃至無色界亦如是。世尊。若不得檀波羅蜜。是修般若波羅蜜。乃至不得般若波羅蜜。是修般若波羅蜜。若不得佛十力四無所畏乃至十八不共法。是修般若波羅蜜。何以故。內空故。乃至無法有法空故。

  現代漢語譯文:

  文殊師利秉告佛說:世尊,如果不得一法生起,無一法可得,就是修行般若波羅蜜!為什么呢?一切法本來就沒有生。若是不得一法安住,不依止于任何一法就是修行般若波羅蜜!為什么呢?一切法本來就真實存在。如果不得一法滅除,不滅除一切法,就是修行般若波羅蜜!為什么呢?一切法本來就寂滅畢竟空。世尊,如果不得色陰,不著于色陰就是修般若波羅蜜,乃至不得識陰、不著于識陰就是修行般若波羅蜜!為什么呢?一切諸法如幻術,如火焰空不可得。世尊,如果不得眼識,不著于眼識就是修般若波羅蜜,乃至不得意識,不著于意識就是修行般若波羅蜜!如果不著于色塵乃至于法塵,不著于眼界色界眼識界,乃至不著于法界意識界,就是修行般若波羅蜜!若了解欲界畢竟空就是修行般若波羅蜜,乃至了解無色界也是畢竟空就是修行般若波羅蜜!世尊,若是明白布施波羅蜜也是畢竟空,這樣就是修行般若波羅蜜。乃至明白般若波羅蜜也是空無一法,這樣就是修行般若波羅蜜!如果明了如來十力四無畏十八不共法也是空不可得,就是修行般若波羅蜜!為什么呢?一切體性都是原本空寂,乃至無法和有法都是畢竟空,不可得的。

【原文】

  世尊。若得生住滅。非修般若波羅蜜。若得五陰十二入十八界。非修般若波羅蜜。若得欲界色界無色界。非修般若波羅蜜。若得檀乃至般若。若得佛十力乃至十八不共法。非修般若波羅蜜。何以故。以有得故。世尊。若善男子善女人。聞此甚深般若波羅蜜。不驚不疑不怖不退。當知是人久于先佛深種善根。

  現代漢語譯文:

  世尊,如果有任何法生起、安住、滅除的想法,就不是修行般若波羅蜜;如果認為五蘊十二入十八界有任一可取,就不是修行般若波羅蜜;若是認為欲界、色界、無色界可得可知,就不是修行般若波羅蜜;若是認為布施波羅蜜乃至般若波羅蜜,如來十力乃至十八不共法有所可得可知,就不是修行般若波羅蜜。為什么呢?因為認為有所可得的緣故。

  世尊,如果善男子善女人聽聞這個甚深般若波羅蜜法門,不驚恐不懷疑不怖畏不退墮,應該知道這個人自久遠以來在許多佛前已種下善根。

【原文】

  文殊師利復白佛言。世尊。若不見垢法凈法不見生死果不見涅槃果。不見佛不見菩薩不見緣覺不見聲聞不見凡夫。是修般若波羅蜜。何以故。一切諸法無垢無凈。乃至無凡夫故。世尊。若見垢凈乃至見凡夫。非修般若波羅蜜。世尊。若見垢法差別凈法差別。乃至見佛差別。凡夫法差別。非修般若波羅蜜。何以故。般若波羅蜜無差別故。

  現代漢語譯文:

  文殊師利又秉告佛說:世尊,若是不執著區分染污或是清凈,不執著區分生死苦空或是涅槃常樂,不執著區分佛、菩薩、緣覺、聲聞、凡夫之差別,就是修行般若波羅蜜!為什么呢?一切諸法本自無垢無凈,乃至無凡夫。(眾法都是眾生內心自行分別取舍的關系顯現,才不見實相啊!)世尊,如果見到干凈和染污,乃至見到凡夫,就不是修行般若波羅蜜。世尊,如果見到染污和干凈的差別,乃至見到凡夫的差別,就不是修行般若波羅蜜。為什么呢?般若波羅蜜是沒有任何差別相的!

【原文】

  佛告文殊師利。善哉善哉。是真修行般若波羅蜜。文殊師利。汝云何供養佛。文殊師利白佛言。世尊。若幻人心數滅我則供養佛。佛告文殊師利。汝不住佛法耶。文殊白佛。佛無法可住。我云何住。佛告文殊師利。若無法可得誰有佛法。文殊白佛言。世尊。無有有佛法者。佛告文殊師利。汝已到無所著乎。文殊師利白佛。無著則無到。云何世尊問已到無著。佛告文殊。汝住菩提不。文殊白佛言。世尊。佛尚不住菩提。何況我當住菩提乎。佛告文殊師利。汝何所依作如是說。文殊師利白佛。我無所依作如是說。佛告文殊。汝若無依為何所說。文殊白佛。如是世尊。我無所說。何以故。一切諸法無名字故。

  現代漢語譯文:

  佛告訴文殊師利:很好很好,你是真的修行般若波羅蜜啊!文殊師利,那你如何供養佛呢?

  文殊師利秉告佛說:世尊,如果虛幻的人心都除滅妄想,我就是供養佛了。

  佛對文殊師利說:你不安住于佛法嗎?

  文殊師利說:佛都不住一法,我有什么法可以安住呢?

  佛告訴文殊師利:若是無佛法可得,那誰有佛法呢?

  文殊師利說:沒有人有佛法。

  佛問文殊師利:你已經到達無所著的境界了嗎?

  文殊師利回答:無所著本身就無法到達,為何世尊還要問我是否已到達無著的境界呢?

  佛問文殊師利:你是否住于菩提?

  文殊師利秉告佛說:世尊,佛尚且不住菩提,何況我呢!

  佛問文殊師利:你是憑借什么來做出這些回答的呢?

  文殊師利回答:我并沒有根據什么來做出這么回答。

  佛問:你既然沒有任何根據,那你為何還有說法呢?

  文殊師利秉告佛說:是這樣的,世尊,我其實并無所說。為什么呢?一切諸法并沒有名字啊!

【原文】

  爾時長老舍利弗白佛言。世尊。若菩薩摩訶薩聞此深法。不驚疑怖畏。必定得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不。爾時彌勒菩薩白佛言。世尊。若諸菩薩摩訶薩聞此深法。不驚疑怖畏。得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不。爾時有天女名無緣。白佛言。世尊。若善男子善女人聞此深法。不驚疑怖畏。當得聲聞法緣覺法菩薩法佛法不。爾時佛告舍利弗。如是如是。舍利弗。若諸菩薩摩訶薩聞此深法。不驚疑怖畏。必定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。是善男子善女人。當為大施主第一施主勝施主。當具足戒忍辱精進禪定智慧。當具諸功德成就相好。自不怖畏令人不怖畏。究竟般若波羅蜜。以不可得無相無為成就第一不可思議法故。

  現代漢語譯文:

  這時長老舍利佛對佛說:世尊,如果菩薩聽聞此甚深法門,不驚疑怖畏,是否就接近無上正等正覺的成就了嗎?

  這時彌勒菩薩問佛:世尊,如果菩薩聽聞此甚深法門,不驚疑怖畏,是否就接近無上正等正覺的成就了嗎?

  這時有天女名為無緣,亦問佛:世尊,如果善男子善女人聽聞此法門,不驚疑怖畏,是否就應當得到聲聞法緣覺法菩薩法佛法嗎?

  這時佛告訴舍利佛:是啊是啊,舍利佛,如果菩薩聽聞這甚深法門,不驚疑怖畏,一定能得到無上正等正覺。這個善男子善女人一定成為個大布施主、第一布施主、最殊勝的布施主,也同時具足其它持戒忍辱精進禪定般若等波羅蜜,也具足功德,成就相貌端好,自然不怖畏,也讓別人不怖畏,究竟明了般若波羅蜜,以不可得無相無為而成就第一不可思議的法門。

【原文】

  佛告文殊師利。汝何所見何所樂。求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。文殊師利白佛言。世尊。我無見無樂故求菩提。佛告文殊師利。若無見無樂亦應無求。文殊白佛。如是世尊。我實無求。何以故。若有求者是凡夫相。佛告文殊師利。汝今真實不求菩提耶。文殊白佛。我真實不求菩提。何以故。若求菩提是凡夫相。佛告文殊師利。汝為定求為定不求。文殊白佛。若言定求定不求。定求不求定。非求非不求。是凡夫相。何以故。菩提無住處故。佛告文殊師利。善哉善哉。汝能如是說般若波羅蜜。汝先已于無量佛所。深種善根久修梵行。諸菩薩摩訶薩應如汝所說行。文殊白佛。我不種善根不修梵行。何以故。我若種善根則一切眾生亦種善根。我若修梵行則一切眾生亦修梵行。何以故。一切眾生則梵行相。佛告文殊師利。汝何見何證說如是語。文殊白佛。我無見無證亦無所說。世尊。我不見凡夫不見學不見無學。不見非學非無學。不見故不證。

  現代漢語譯文:

  佛對文殊師利說:你為了要見證什么,或是為了得到什么快樂,而求取無上正等正覺?

  文殊師利說:我并沒有為了要見證,或是得到快樂,而求取無上正等正覺。

  佛問:如果不要任何見證,也不要得到快樂,照理來說應該是無所求。

  文殊師利說:是的,世尊,我實際上是無所求的。為什么呢?若有所求,就是凡夫相。

  佛問:你是真的不求菩提嗎?

  文殊師利回答:我是真的不求菩提。為什么呢?如果有心求菩提,就是凡夫相。

  佛問:你是肯定求取菩提還是肯定不求取菩提?

  文殊師利回答:如果說是肯定求或是肯定不求,肯定求或是不求肯定,不求或是非不求,都是凡夫相。為什么呢?菩提沒有依止之處。

  佛告訴文殊師利:很好很好,你能這樣的宣說甚深般若波羅蜜,你之前已經于無量佛國種下甚深的善根,而且長久修習清凈梵行,所有菩薩也應該像你所說的那樣去做。

  文殊師利說:我不種善根也不修梵行,為什么呢?我如果種善根則一切眾生也種善根,我如果修梵行則一切眾生也修梵行。為什么呢?一切眾生就是梵行相。

  佛問文殊師利:你是有怎樣的見地或怎樣的修證能這樣說?

  文殊師利回答:我沒有見地,沒有修證,也無所說。世尊,我不分別凡夫,不分別有學也不分別無學,不分別非學不分別非無學,一切都不分別,所以沒有修證。

【原文】

  爾時舍利弗白文殊師利。汝見佛不。文殊答舍利弗。我尚不見聲聞人。何況我當見佛。何以故。不見諸法故謂為菩薩。舍利弗白文殊師利。汝今決定不見諸法耶。文殊師利答舍利弗。大德大比丘。汝止不須復說。舍利弗白文殊師利。謂為佛者是誰語言。文殊師利答舍利弗。佛非佛不可得。無有言者無有說者。舍利弗。菩提者不可以言說。何況有佛可言可說。復次大德舍利弗。汝說佛者是誰語言。此語言不合不散。不生不滅不去不來。無有一法可與相應。無字無句。大德舍利弗欲見佛者當如是學。爾時舍利弗白佛言。世尊此文殊師利所說。新發意菩薩所不能解。文殊師利答舍利弗。如是如是。大德舍利弗。菩提非可解。新發意者云何當解。

  現代漢語譯文:

  這時舍利佛問文殊師利:你是否見到佛?

  文殊師利回答:我連聲聞都不分別,何況是見到佛。為什么呢?不分別諸法才稱為菩薩。

  舍利佛問:你現在決定不分別一切法的嗎?

  文殊師利回答:大德大比丘啊,請你停止,不要再問這個問題了。

  舍利佛又問:成佛成就是誰說出的?

  文殊師利回答:佛和非佛都是空不可得,沒有言者也沒有說者。舍利佛,菩提也不是言語文字可以形容的,更何況說有佛境界可形容可描述。而且,舍利佛,你問是誰言說成佛的,這些言語不合不散,不生不滅不去不來,沒有一法可以形容與之相應,不能用字用句書寫言說,大德舍利弗,欲見佛者應當如此修學。

  這時舍利佛問佛:世尊,文殊師利所說的法,初發心的菩薩不能了解啊。

  文殊師利回答:是啊是啊,舍利佛,大德舍利佛,菩提本來就是無法形容理解的,初發心的菩薩如何能了解呢。

【原文】

  舍利弗白文殊師利。諸佛如來不覺法界耶。文殊師利答舍利弗。諸佛尚不可得。云何有佛覺法界。舍利弗。法界尚不可得。云何法界為諸佛所覺。舍利弗。法界者即是菩提。菩提者即是法界。何以故。諸法無界故。大德舍利弗。法界佛境界無有差別。無差別者即是無作。無作者即是無為。無為者即是無說。無說者即無所有。舍利弗白文殊師利。一切法界及佛境界。悉無所有耶。文殊師利答舍利弗。無有無不有。何以故。有及不有一相無相無一無二故。舍利弗白文殊師利。如是學者當得菩提耶。文殊師利答舍利弗。如是學無所學。不生善道不墮惡趣。不得菩提不入涅槃。何以故。舍利弗。般若波羅蜜畢竟空故。畢竟空中無一無二無三無四。無有去來不可思議。大德舍利弗。若言我得菩提是增上慢說。何以故。無得謂得故。如是增上慢人不堪受人信施。有信人不應供養。舍利弗白文殊師利。汝何所依作如是說。文殊師利答舍利弗。我無所依作如是說。何以故。般若波羅蜜與諸法等故。諸法無所依以平等故。舍利弗白文殊師利。汝不以智慧除斷煩惱耶。文殊師利答舍利弗。汝是漏盡阿羅漢不。舍利弗言。不也。文殊師利言。我亦不以智慧除斷煩惱。舍利弗言汝何所依作如是說。不怖不畏。文殊師利言。我尚不可得。當有何我而生怖畏。舍利弗言。善哉文殊師利。快說如是甚深般若波羅蜜。

  現代漢語譯文:

  舍利佛問文殊師利:諸佛如來不覺知法界的存在嗎?

  文殊師利回答:諸佛是空不可得,怎么會說有佛覺知法界呢?舍利佛,法界也是不可得,如何說有法界可以被佛覺知。舍利佛,法界就是菩提,菩提就是法界。為什么呢?一切法沒有邊界啊。大德舍利佛,法界和佛的境界沒有差別,沒有差別就是沒有造作,沒有造作就是沒有作為,沒有作為就是無為,無為就是無法可說,無法可說就是無所有啊!

  舍利佛問文殊師利:一切法界還有佛的境界都是無所有的嗎?

  文殊師利回答:不是有也不是沒有。為什么呢?有或沒有,一相或無相,不是一樣,也不是不同啊。

  舍利佛又問:如果這樣修學,可以得到菩提嗎?

  文殊師利回答:這樣的修學是無所學,不生于善道也不墮于惡道,不得菩提也不入于涅槃,為什么呢?舍利佛,因為般若波羅蜜是畢竟空的緣故啊。畢竟空的境界中沒有一二三四等分別,沒有來去,不可思議。大德舍利佛,如果有人說他得到菩提是增上慢的說法,為什么呢?菩提不可得卻妄說有得,這樣的增上慢人不能受人信仰布施,有信仰的人不應供養他。

  舍利佛又問:你到底憑借什么而能說出這番話來?

  文殊師利回答:我無所依才能做如是說,為什么呢?般若波羅蜜與一切法是一樣的,一切法也是無所依,所以是平等的。

  舍利佛問:你不用智慧斷除煩惱嗎?

  文殊師利問舍利佛說:你是漏盡的阿羅漢嗎?

  舍利佛回答:不是。

  文殊師利說:我也不用智慧斷除煩惱。

  舍利佛問:你憑借什么,能夠這樣說而不怖不畏呢?

  文殊師利回答:我尚且不可得,哪里有我能生出怖畏呢?

  舍利佛贊嘆:很好,文殊師利,趕快宣說甚深般若波羅蜜法門吧。

您可能喜歡:
廣大佛友閱讀文章時如發現錯別字或者其他語法錯誤,歡迎指正,以利弘法,你們的支持是我們進步的最好動力。反饋|投稿
熱文推薦
精華文章
熱門推薦
網站推薦
最新推薦
愿所有弘法功德回向

贊助、流通、見聞、隨喜者、及皆悉回向盡法界、虛空界一切眾生,依佛菩薩威德力、弘法功德力,普愿消除一切罪障,福慧具足,常得安樂,無緒病苦。欲行惡法,皆悉不成。所修善業,皆速成就。關閉一切諸惡趣門,開示人生涅槃正路。家門清吉,身心安康,先亡祖妣,歷劫怨親,俱蒙佛慈,獲本妙心。兵戈永息,禮讓興行,人民安樂,天下太平。四恩總報,三有齊資,今生來世脫離一切外道天魔之纏縛,生生世世永離惡道,離一切苦得究竟樂,得遇佛菩薩、正法、清凈善知識,臨終無一切障礙而往生有緣之佛凈土,同證究竟圓滿之佛果。

版權歸原影音公司所有,若侵犯你的權益,請通知我們,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!

粵公網安備 44051302000088號    工信部ICP備案號:滬ICP備05053011號-1 2008-2017 Copyrights reserved 教育性、非贏利性、公益性的佛教文化傳播機構     無量光明佛教網  |  念佛堂  |  佛經  |  佛教
排列三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