排列三走势|排列3字谜
無量光明

佛說首楞嚴三昧經原文與白話文對照版

佛經譯文 | 發表時間:2013-06-25 | 作者:謝力譯 [投稿]

佛說首楞嚴三昧經原文與白話文對照版

佛說首楞嚴三昧經白話與原文對照版

【原文】:

  如是我聞。一時佛在王舍城耆阇崛山中。與大比丘僧三萬二千人俱。菩薩摩訶薩七萬二千。眾所知識得陀羅尼。成就辯才樂說無盡。安住三昧而不動轉善能了知無盡之慧。得深法忍入深法門。于諸無量阿僧祇劫。所修善法皆悉成就。摧伏眾魔降諸怨敵。攝取最尊嚴凈佛土。有大慈悲諸相嚴身。于大精進得到彼岸。善知一切言辭方便。所行威儀具足清凈。悉以得住三解脫門。以無礙智通達三世。發決定心不舍一切。憶念義趣堪忍智慧。其諸菩薩德皆如是。其名曰轉不退法輪菩薩。發心即轉法輪菩薩。無礙轉法輪菩薩。離垢凈菩薩。除諸蓋菩薩。示凈威儀見皆愛喜菩薩。妙相嚴凈王意菩薩。不誑一切眾生菩薩。無量功德海意菩薩。諸根常定不亂菩薩。實音聲菩薩。一切天贊菩薩。陀羅尼自在王菩薩。辯才莊嚴菩薩。文殊師利法王子菩薩。彌勒菩薩。須彌頂王菩薩。海德寶嚴凈意菩薩。大嚴凈菩薩。大相菩薩。光相菩薩。光德菩薩。凈意菩薩。喜王菩薩。堅勢菩薩。堅意菩薩。如是等菩薩摩訶薩七萬二千人。及三千大千世界所有釋梵護世天王。并諸天龍夜叉乾闥婆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摩睺羅伽人與非人。眾所知識多種善根。樂大法者皆來集會。

  【譯文】:

  以下經文,是我(阿難)親耳聆聽佛陀所述說,有一回,佛陀居住在王舍城外之靈鷲山(耆阇崛山)中,當時伴隨佛陀的有三萬二千大比丘僧,及七萬二千大菩薩。他們都是已俱備各方面的知識。他們已得總持(陀羅尼),成就無礙辯才,樂于講述無止盡的佛法。他們都已安住于正定(三昧),不再動搖、流轉。他們都是善能了知無量無盡的大智慧者。他們已得甚深(無有怖畏之)法忍。他們已深入各種修行法門,于無量阿僧祗劫以來,所修行的善法,悉皆成就。他們悉已催伏各界魔軍、降伏諸多怨敵。他們已獲取最高、最尊的稱號。他們能以己身之莊嚴,清凈諸佛國土。他們具有大慈悲心。他們能以各種威儀之相,莊嚴自己之身。他們悉皆曾經發大精進心,悉皆已到達彼岸。他們悉已了知一切諸法,同時能以種種方便,無礙言詞為眾說法。他們所行諸事,悉皆清凈,威儀具足。他們已于空、無相、無愿三解脫門獲得安住。他們以心、色、解、辯四無礙智,通達于過去、現在、未來三世。他們已下定決心,發下大愿,絕不舍離一切眾生。他們經常憶念義理之趣,得堪忍(娑婆世界)之大智慧。與會中的諸大菩薩,個個都同樣的擁有這一切德行。與會的大菩薩有:轉不退法輪菩薩、發心即轉法輪菩薩、無礙轉法輪菩薩、離垢凈菩薩、除諸蓋菩薩、示凈威儀見皆愛喜菩薩、妙相嚴凈王意菩薩、不誑一切眾生菩薩、無量功德海意菩薩、諸根常定不亂菩薩、實音聲菩薩、一切天贊菩薩、陀羅尼自在王菩薩、辯才莊嚴菩薩、文殊師利法王子菩薩、彌勒菩薩、須彌頂王菩薩、海德寶嚴凈意菩薩、大嚴凈菩薩、大相菩薩、光相菩薩、光德菩薩、凈意菩薩、喜王菩薩、堅勢菩薩、堅意菩薩。與會的大菩薩,共有七萬二千人,加上來自三千大千世界的所有釋、梵護法天王,及天(神)、龍(神)、夜叉(惡神)、乾闥婆(香神)、阿修羅(戰神)、迦樓羅(鳥神)、緊那羅(樂神)、摩睺羅伽(蛇神),以及眾多人與非人等,他們都是已俱備一定的知識者,都是已多種善根者,都是樂于接受大法者。他們悉皆前來,出席此聚會。

【原文】:

  爾時堅意菩薩。在大會中作是念言。我于今者。當問如來以是所問。欲守護佛種法種僧種。令諸魔宮隱蔽不現。摧伏自大增上慢者。未種善根者今當令種。已種善根者當令增長。若有未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當令發心。已發心者令不退轉。已不退者當令疾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。計有所得住諸見者。皆悉令發舍離之心。樂小法者令不疑大法。樂大法者令生歡喜

  【譯文】:

  這時候,堅意菩薩在法會中,心中作是念想,現在我應當向如來提出問題,我之所以提出問題,是為了保護佛、法、僧三寶,令三寶種子永不斷滅。是為了令一切諸魔,隱蔽不現。是為了催伏個人的自大與不斷增強的我慢(增上慢)。同時我也希望,未種善根者,于今能有機會種植善根;已種善根者,能令善根茁壯成長。倘若有未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(無上正等正覺)心者,當于現在發心;已發心者,將不退轉;以不退轉之力,將迅速證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。希望于修行中,能有所得;尚且停住于各種見地者,都能發心,將各種見地舍棄。希望樂于小乘法者,不再懷疑大乘法。希望樂于大乘法者,能于大乘法中,生起歡喜心。

【原文】:

  作是念已即從座起。偏袒右肩右膝著地。合掌向佛白佛言。世尊。我今欲于如來法中少有所問。唯愿聽許。佛告堅意。隨汝所問。吾當解說令汝歡喜。堅意菩薩白佛言。世尊。頗有三昧。能令菩薩疾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。常得不離值見諸佛。能以光明普照十方。得自在慧以破諸魔。得自在智。獲自然智。得無生智。能不隨他得。不斷辯才。盡未來際得如意足受無量命。樂聲聞者示聲聞乘。樂辟支佛者示辟支佛乘。樂大乘者為示大乘。通達聲聞法而不入聲聞道。通達辟支佛法而不入辟支佛道。通達佛法而不畢竟滅盡。示現聲聞形色威儀。而內不離佛菩提心。示現辟支佛形色威儀。而內不離佛大悲心。以如幻三昧力。示現如來形色威儀。以善根力。示現在于兜率天上。現受后身入于胞胎。初生出家坐佛道場。以深慧力現轉法輪。以方便力現入涅槃。以三昧力現分舍利。以本愿力現法滅盡。唯然世尊。行何三昧。能令菩薩示現如是諸功德事而不畢竟入于涅槃。

  【譯文】:

  堅意菩薩作了這個念想后,即從座位上起立,偏袒右肩,右膝著地,于佛前合掌禮佛,然后對佛陀說,世尊!我現在要在如來您的大法中,提出些許問題,請您允許我提問。佛陀說,堅意!隨你所愿,想問什么就問吧。我會為你解說,一定會令你滿足、歡喜。堅意菩薩問,世尊!有沒有一種三昧(正定),能令菩薩迅速證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,且常得此三昧,永不舍離;有機會得見諸佛以佛身光明普照十方。能獲得自在慧,以自在慧破除諸魔軍,證得自在智,進而獲得自然智、無生智;這種種智,皆由自證,不隨他得。能令辯才無礙、不斷。能令于未來際,證得四如意足,享受無量壽命。對于那些喜好聲聞者,為他們開示聲聞乘;對于那些喜好辟支佛者,為他們開示辟支佛乘;對于那些喜好大乘者,為他們開示大乘。通達于聲聞法,而不入于聲聞乘;通達于辟支佛法,而不入于辟支佛乘;通達大乘佛法,而不視涅槃為畢竟滅盡。示現聲聞相,具有聲聞之形色威儀,但內心卻不遠離佛之菩提心。示現辟支佛相,具有辟支佛之形色威儀,但內心卻不遠離佛之大悲心。以如幻境一般的三昧威力,示現如來的形色威儀。以善根力,示現于兜率天上;接受后有之身,而入于胞胎;從出世到出家,從出家到坐佛道場;以甚深的慧力,示現轉法輪;以大方便力,示現入涅槃;以三昧力,示現分舍利;以本愿力,示現諸法滅盡。世尊!要修行何種三昧,方能令菩薩示現一切諸功德事業,而不須要畢竟入于涅槃呢?

【原文】:

  佛告堅意菩薩言。善哉善哉。堅意。能問如來如是之義。當知汝能多所饒益安樂眾生。憐愍世間利安天人。今世后世菩薩蒙益。當知汝已深種善根。供養親近過去無量百千億佛。遍行諸道降魔怨敵。于佛法中得自在智。教化守護諸菩薩眾。已知一切諸佛法藏。曾于恒河沙等佛所。成就問答。堅意。如來于此眾會之中。不見天龍夜叉乾闥婆及諸聲聞求辟支佛者能作是問。唯有汝等大莊嚴者。乃能啟發如是之問。汝今諦聽善思念之。吾當為汝說諸菩薩成就三昧。得是功德復過于此。堅意白佛言。愿樂欲聞。佛告堅意。有三昧名首楞嚴若有菩薩得是三昧。如汝所問。皆能示現于般涅槃而不永滅。示諸形色而不壞色相。遍游一切諸佛國土。而于國土無所分別。悉能得值一切諸佛。而不分別平等法性。示現遍行一切諸行。而能善知諸行清凈。于諸天人最尊最上。而不自高憍慢放逸。現行一切魔自在力。而不依猗魔所行事。遍行一切三界之中。而于法相無所動轉。示現遍生諸趣道中。而不分別有諸道相。善能解說一切法句。以諸言辭開示其義。而知文字入平等相。于諸言辭無所分別。常在禪定而現化眾生。行于盡忍無生法忍。而說諸法有生滅相。獨步無畏猶如師子。

  【譯文】:

  佛陀對堅意菩薩說,善哉!善哉!堅意!你能夠向如來提出這義理深奧的問題,我已知道你能令眾生安樂,對眾生多所饒益。已能憐憫世間。已能利樂及安定諸天與人。已能令今世及后世的菩薩,蒙受利益。堅意!你該知道,你曾經于過去世,供養及親近百千億乃至無量諸佛,因而種下深邃的善根。因此,你能于今世周遍修行各種正道法門,催伏魔軍、降服怨敵;于佛法中,已證得自在智;已能教化及守護眾多菩薩。你已悉知一切諸佛之法藏;這是因為你曾經于恒河沙數諸佛處,成就此問答能力。堅意!于此法會中,不見天、龍、夜叉、乾闥婆……,或求聲聞道、辟支佛道者,能提出這些問題。唯有象你這樣,已具足智慧與福德的大莊嚴者,方能有所啟發,提出這些問題。堅意!你當仔細聆聽,善加思考,我當為你述說這能令諸大菩薩成就的三昧,這三昧所能獲得的功德,超越你所提問及你所想象。堅意菩薩恭敬的回答,世尊!我愿聽聞,并樂于接受您的解答。佛陀對堅意菩薩說,有一種三昧,名叫首楞嚴三昧;倘若菩薩證得此三昧,你所提出的問題,悉皆能夠一一示現;即使得入般涅槃,也絕不永久斷滅。得此三昧者,能顯現各種形色,然而各種色相,絕不壞損。得此三昧者,能周遍游歷于一切諸佛之國土,而于諸佛國土無所分別。得此三昧者,能遇一切諸佛,于諸佛的平等法性,無所分別。得此三昧者,能示現已周遍修行一切修行法門,并善于了知此一切修行法門,悉皆清凈。得此三昧者,于天、于人皆最尊貴、最高尚,但從不自高、驕傲、輕慢、放逸。得此三昧者,能現行如魔一般的自在威力,但絕不倚仗于魔所行事。得此三昧者,能遍行于一切三界之中,然而于法相卻無所動搖、流轉。得此三昧者,能示現遍生于一切諸趣之中,具有諸趣之形相,然而卻無高下的分別。得此三昧者,善能解說一切法句;以各種言辭開示其中之義理;通曉于文字;以平等心相,于一切諸法之言辭、文字,無所高下之分別。得此三昧者,常住于禪定中,然而卻能示現教化眾生,修行一切絕對的忍(確認)法,向他們解說,一切諸法皆有生滅之相;并令眾生,獲得無生法忍。得此三昧者,即使獨行亦無畏懼,猶如獅子王。

【原文】:

  爾時會中諸釋梵護世天王。一切大眾皆作是念。我等猶尚未曾聞是三昧名字。何況得聞解說其義。今來見佛快得善利。皆共得聞說首楞嚴三昧名字。若善男子善女人求佛道者。聞首楞嚴三昧義趣信解不疑。當知是人必于佛道不復退轉。何況信已受持讀誦。為他人說如說修行。時諸釋梵護世天王。皆作是念。我等今當為佛如來敷師子座正法座大上人座大莊嚴座大轉法輪座。當令如來于我此座說首楞嚴三昧。是中人人各各自謂。唯我為佛敷師子座余人不能。爾時釋梵護世天王各為如來敷師子座。莊挍清凈端嚴高顯。無量寶衣以敷其上。悉皆張施眾妙寶蓋。又以眾寶而為欄楯。于座左右無量寶樹枝葉間錯行列相當。垂諸幢幡張大寶張。眾寶交絡懸諸寶鈴。眾妙雜華以散其上。諸天雜香燒以熏之。金銀眾寶光明間錯。種種嚴凈靡不具有。須臾之間于如來前。有八萬四千億那由他寶師子座。悉于眾會無所妨礙。一一天子不見余座。各作是念。我獨為佛敷師子座。佛當于我所敷座上說首楞嚴三昧。時諸釋梵護世天王。敷座已竟。各白佛言。唯愿如來坐我座上說首楞嚴三昧。

  【譯文】:

  這時,與會的帝釋天、大梵天等護世天王及一切大眾,心中皆作如是念想,我們從來都不曾聽聞首楞嚴三昧的名字,更何況聽聞解說其義理。今日會晤如來,即將迅速獲得如此勝善之大利益,共同聽聞此首楞嚴三昧之名字;追求佛道的善男子與善女人,如能聽聞首楞嚴三昧之意趣,能深信、理解,并對首楞嚴三昧的義理不起疑惑之心,當知此人于佛道上的修行,將不會退轉;更何況那些自己已深信,能受持、誦讀,又能為他人解說,同時自己又依法修行的人。這時,與會的帝釋天、大梵天等護世天王及一切大眾,心中頓然生起如是念想,我等如今應當為如來世尊敷獅子座、正法座、大上人座、大莊嚴座、大轉法輪座,應當讓如來世尊于我們所敷的座上,講解首楞嚴三昧。這時,人人心中都這么認為,只有我有能力為如來世尊敷獅子座,其他人皆不能。這時,帝釋天、大梵天等護世天王及一切大眾,各自為如來敷設師子座。所敷設的獅子座,莊嚴、清凈,端莊、高雅;有無量的寶衣鋪設其上;座上悉皆張羅眾多勝妙寶蓋,復以各種寶物作為欄楯;于座之左右,有不可計算的寶樹,枝葉交錯,排列整齊;座上垂掛各種幢幡及大寶帳,寶鈴與各種寶物,交錯懸掛;各種美麗的鮮花,散于其上;以各種天香,熏香其座;金銀及各種寶石的亮光,交錯輝映;各種能令寶座莊嚴清凈之物,應有盡有。頃刻之間,于如來面前出現八萬四千億獅子寶座;然而這些眾寶座卻不妨礙法會。每一位天人只見到自己所敷設的寶座,而見不到其它寶座。每一位天人,心中都這么念想,是我獨自位如來世尊敷設獅子寶座,如來世尊當坐于我所敷設的獅子座上,為大眾開講首楞嚴三昧經。這時,帝釋天、大梵天等護世天王及一切大眾,為如來世尊所敷設的獅子座都已竣工座。他們個別上前對佛陀說,世尊!我懇切的邀請您,坐于我所敷設的獅子座上,為大眾開講首楞嚴三昧經。

【原文】:

  即時世尊現大神力。遍坐八萬四千億那由他師子座上。諸天各各見佛坐其所敷座上。不見余座。有一帝釋語余釋言。汝觀如來坐我座上。如是釋梵護世天王。各相謂言。汝觀如來坐我座上。有一釋言。如來今者但坐我座不在汝座。爾時如來。以諸釋梵護世天王宿緣應度。又欲少現首楞嚴三昧勢力。亦為成就大乘行故。令諸眾會皆見如來遍在八萬四千億那由他寶師子座。一切大眾皆大歡喜得未曾有。各從座起合掌禮佛。咸作是言。善哉世尊。威神無量。令諸天子各滿所愿。其諸天子所為如來施設座者。見佛神力皆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。俱白佛言。世尊。我等為欲供養如來。滅除一切眾生苦惱。守護正法不斷佛種。是故皆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。愿令我等于未來世作佛如是威神之力。如今如來所作變現。爾時佛贊諸天子言。善哉善哉。如汝所說。為欲利益一切眾生。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是。為第一供養如來。時梵眾中有一梵王。名曰等行。白佛言。世尊何等如來為是真實。我座上是。余座上是。佛告等行。一切諸法皆空如幻。從和合有無有作者。皆從憶想分別而起。無有主故隨意而出。是諸如來皆是真實。云何為實。是諸如來本自不生。是故為實。是諸如來今后亦無。是故為實。是諸如來非四大攝。是故為實諸陰入界皆所不攝。是故為實。是諸如來如先中后等無差別。是故為實。梵王。是諸如來等無差別。所以者何。是諸如來以色如故等。以受想行識如故等。以是故等。是諸如來以過去世如故等。以未來世如故等。以現在世如故等。以如幻法故等。以如影法故等。以無所有法故等。以無所從來無所從去故等。是故如來名為平等。如一切法等。是諸如來亦復如是。如一切眾生等。是諸如來亦復如是。如諸一切世間佛等是諸如來亦復如是。如一切世間等。是諸如來亦復如是。是故諸佛名為平等。梵王。是諸如來不過一切諸法如故。名為平等。梵王當知。如來悉知一切諸法如是平等。是故如來。于一切法名為平等。

  【譯文】:

  這時候,世尊顯現大神通力,遍坐于八萬四千億獅子座上;諸天天人只見到佛陀坐于他自己所敷設的獅子座上,而不見其它獅子座。有一帝釋天天眾對其同伴說:“你看!如來世尊就坐在我所敷設的獅子座上。就這樣,帝釋天、大梵天等護世天王及一切大眾,互相夸耀說,你看!如來世尊就坐在我所敷設的獅子座上。這時候,有一帝釋天天生氣的說,如來世尊就只坐在我所敷設的獅子座上,不坐在你的獅子座上。這時,如來世尊因為這些帝釋天、大梵天等護世天王及一切大眾,與他都有一段宿世因緣,應當得度;又為了顯現少許首楞嚴三昧的威力,讓與會大眾能成就大乘之行;因此,讓與會大眾,悉皆見到如來世尊遍坐于八萬四千億獅子寶座上。一切大眾見到此景象,皆大歡喜,獲得從來所未曾有的滿足與喜樂。他們從自己的座位上起立、合掌,頂禮佛陀,并說道,善哉!善哉!世尊所顯現的大神威力無與倫比,令我等諸天天人各滿所愿。于諸天天人當中,為佛陀敷設獅子座者,見到佛陀顯現如此神力后,同時發起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。他們同時對佛陀說,世尊!我們真心誠意想要供養如來,滅除一切眾生苦惱,守護于正法,令佛種不至于斷滅。因此悉皆發起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。但愿我們于未來世,能有如佛陀一般的大威神力,就如如來您現在所顯現的一般。佛陀稱贊諸天天子說,善哉!善哉!誠如你們所說,為了想要利益一切眾生而發起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,這是供養如來的最好方法。當時,于梵天眾中,有一梵王,名叫等行,他上前對佛陀說,世尊!到底哪一位如來是真的,是我獅子座上的,還是其余座上的呢?佛陀對等行梵王說,梵王!一切諸法皆是虛空,亦如夢幻,皆從從和合而有,并非人天刻意造作而有;一切諸法皆由憶想之分別而生起,無主、無屬,隨意而出。因此,你所見到的所有如來,都是真實的。為什么說這一切所有之如來,都是真實的呢?這一切所有之如來,本來就不曾有(生),因此是真實的。這一切所有之如來,今后也不會無(滅),因此是真實的。這一切所有之如來,非四大攝受所生,因此是真實的。這一切所有之如來,五蘊、十二處、十八界皆不能攝受,因此是真實的。這一切所有之如來,于前、中、后完全相等無有差別,因此是真實的。梵王!這一切所有之如來,平等而無有差別。為什么呢?這一切所有之如來,其色性真如,無有變異,因此平等;其受、想、行、識性真如,無有變異,因此平等。以五蘊平等、無有差別;這一切所有之如來,于過去世、現在世、未來世悉皆真如,無有變異,因此平等。這一切所有之如來,為真如所幻化之法,因此平等。這一切所有之如來,為真如影像之法,因此平等。這一切所有之如來,為無所有法,因此平等。這一切所有之如來,為無所從來、無所從去,因此平等。因此,如來又名為平等。同樣的,一切法平等,就是如來;一切眾生平等,就是如來;一切世間所有諸佛平等,就是如來;一切世間平等,就是如來。因此,諸佛又名為平等。梵王!這一切所有之如來,并沒有超越諸法之真如,因此名為平等。梵王!如來了知一切諸法悉皆平等,因此,如來于一切諸法,名為平等。

【原文】:

  等行梵王白佛言。未曾有也。世尊。如來得是諸法等已。以妙色身示現眾生。佛言。梵王。是皆首楞嚴三昧。本行勢力之所致也。以是事故。如來得此諸法等已。以妙色身示現眾生。說是法時。等行梵王及萬梵天。于諸法中得柔順忍。爾時如來還攝神力。諸佛及座皆不復現。一切眾會唯見一佛。爾時佛告堅意菩薩。首楞嚴三昧。非初地二地三地四地五地六地七地八地九地菩薩之所能得。唯有住在十地菩薩。乃能得是首楞嚴三昧。何等是首楞嚴三昧。

  【譯文】:

  等行梵王稱贊佛陀說,真是稀有!也從未曾有!世尊!如來于得此平等諸法后,以微妙之色身,示現于眾生面前。佛陀說,梵王!這一切都是首楞嚴三昧本行之威力所致;以此威力所行之事,如來于得此平等諸法后,以微妙之色身,示現于眾生面前。佛陀說此法時,等行梵王及數萬梵天,于諸法之中,證得柔順忍。這時候,佛陀收回神力,諸佛與諸獅子座,霎時不見,與會大眾,只見一佛于一獅子座上。這時,佛陀對堅意菩薩說,首楞嚴三昧,并非初地至九地菩薩所能證得,唯有安住于十地及以上的菩薩,方能證得這首楞嚴三昧。什么是首楞嚴三昧?

【原文】:

  謂修治心猶如虛空(一)。

  觀察現在眾生諸心(二)。

  分別眾生諸根利鈍(三)。

  決定了知眾生因果(四)。

  于諸業中知無業報(五)。

  入種種樂欲入已不忘(六)。

  現知無量種種諸性(七)。

  常能游戲華音三昧。能示眾生金剛心三昧。一切禪定自在隨意(八)。

  普觀一切所至諸道(九)。

  于宿命智得無所礙(十)。

  天眼無障(十一)。

  得漏盡智非時不證(十二)。

  于色無色得等入智(十三)。

  于一切色示現游戲(十四)。

  知諸音聲猶如響相(十五)。

  順入念慧(十六)。

  能以善言悅可眾生(十七)。

  隨應說法(十八)。

  知時非時(十九)。

  能轉諸根(二十)。

  說法不虛(二十一)。

  順入真際(二十二)。

  善能攝伏眾生之類(二十三)。

  悉能具足諸波羅蜜(二十四)。

  威儀進止未曾有異(二十五)。

  破諸憶想虛妄分別(二十六)。

  不壞法性盡其邊際(二十七)。

  一時現身住一切佛所(二十八)。

  能持一切佛所說法(二十九)。

  普于一切諸世間中自在變身猶如影現(三十)。

  善說諸乘度脫眾生常能護持三寶不絕(三十一)。

  發大莊嚴盡未來際而心未曾有疲惓想(三十二)。

  普于一切諸所生處常能現身隨時不絕(三十三)。

  于諸生處示有所作(三十四)。

  善能成就一切眾生(三十五)。

  善能識知一切眾生(三十六)。

  一切二乘不能測量(三十七)。

  善能具知諸音聲分(三十八)。

  能使一切諸法熾盛(三十九)。

  能使一劫作阿僧祇劫(四十)。

  阿僧祇劫使作一劫(四十一)。

  能使一國入阿僧祇國(四十二)。

  阿僧祇國使入一國(四十三)。

  無量佛國入一毛孔(四十四)。

  一切眾生示入。一身(四十五)。

  了諸佛土同如虛空(四十六)。

  身能遍至無余佛土(四十七)。

  使一切身入于法性皆使無身(四十八)。

  一切法性通達無相(四十九)。

  善能了知一切方便(五十)。

  一音所說悉能通達一切法性(五十一)。

  演說一句能至無量阿僧祇劫(五十二)。

  善觀一切法門差別(五十三)。

  知善同異略廣說法(五十四)。

  善知出過一切魔道(五十五)。

  放大方便智慧光明(五十六)。

  身口意業智慧為首(五十七)。

  無行神通常現在前(五十八)。

  以四無礙智能令一切眾生歡喜(五十九)。

  現神通力通一切法性(六十)。

  能以攝法普攝眾生(六十一)。

  解諸世間眾生語言(六十二)。

  于如幻法無有所疑(六十三)。

  一切生處遍能自在(六十四)。

  所須之物隨意無乏(六十五)。

  自在示現一切眾生(六十六)。

  于善惡者皆同福田(六十七)。

  得入一切菩薩密法(六十八)。

  常放光照無余世界(六十九)。

  其智深遠無能測者(七十)。

  其心猶如地水火風(七十一)。

  善于諸法章句言辭而轉法輪(七十二)。

  于如來地無所障礙(七十三)。

  自然而得無生法忍(七十四)。

  得如實心諸煩惱垢所不能污(七十五)。

  使一切水入一毛孔不嬈水性(七十六)。

  修集無量福德善根(七十七)。

  善知一切方便回向(七十八)。

  善能變化遍行一切諸菩薩行(七十九)。

  佛一切法心得安隱(八十)。

  已得舍離宿業本身(八十一)。

  能入諸佛秘密法藏(八十二)。

  示現自恣游戲諸欲(八十三)。

  聞無量法具足能持(八十四)。

  求一切法心無厭足(八十五)。

  順諸世法而不染污(八十六)。

  于無量劫為人說法皆令謂如從旦至食(八十七)。

  示現種種癃殘跛蹇聾盲喑啞以化眾生(八十八)。

  百千密跡金剛力士常隨護侍(八十九)。

  自然能觀知諸佛道(九十)。

  能于一念示受無量無數劫壽(九十一)。

  現行一切二乘儀法而內不舍諸菩薩行(九十二)。

  其心善寂空無有相(九十三)。

  于眾伎樂現自娛樂而內不舍念佛三昧(九十四)。

  若見若聞及觸共住皆能成就無量眾生(九十五)。

  能于念念示成佛道隨本所化令得解脫(九十六)。

  示現入胎初生(九十七)。

  出家成就佛道(九十八)。

  轉于法輪(九十九)。

  入大滅度而不永滅(一百)。

  【譯文】:

  (一)修心、治心,猶如虛空。

  (二)善能觀察現在眾生之諸心與心所。

  (三)善能分別眾生諸根之利與鈍性。

  (四)善能決定了知眾生之一切因果。

  (五)于已所造諸業之中,了知并無業報。

  (六)入于種種樂欲,入已不忘(自性)。

  (七)善能現知種種無量諸性。

  (八)常游戲于鮮花盛開、音樂美妙的環境,而得入于華音三昧。能示一切眾生金剛心三昧。一切禪定,自在、隨意。

  (九)善能普觀一切所至諸道。

  (十)于宿命智,得無所礙。

  (十一)于天眼智,無有障礙。

  (十二)已得漏盡智,因時間未到,尚未證入。

  (十三)于色、無色界,得等入智。

  (十四)示現游戲于一切色界。

  (十五)識知一切音聲之諸響相。

  (十六)隨順于能入正念之慧。

  (十七)能以善意的語言,取悅、討好一切眾生。

  (十八)能隨相應的機緣而說法。

  (十九)知道什么時候該做什么事,什么時候不該做什么事。

  (二十)能互轉諸根,六根互用。

  (二十一)所說之法,絕不虛假。

  (二十二)隨順自然,入于真如之際。

  (二十三)善能攝伏各種品類之眾生。

  (二十四)善能具足一切諸波羅蜜。

  (二十五)言行舉止,悉具威儀,不曾有異。

  (二十六)善能摧破一切憶想、分別一切虛妄。

  (二十七)善能盡于一切不壞法性之邊際。

  (二十八)善能隨時現身,安住于一切佛所。

  (二十九)善能攝持一切諸佛所說之法。

  (三十)于一切諸世間中,普能自在變身,猶如顯現自己的身影。

  (三十一)善能講說一切諸乘,度脫眾生;常能護持三寶,不令斷絕。

  (三十二)盡未來之際,發大莊嚴心,而其心未曾有疲倦之想。

  (三十三)普遍于一切眾生所生之處,常能現身,隨時不絕。

  (三十四)于一切眾生所生之處,示現有所作為。

  (三十五)善能成就一切眾生。

  (三十六)善能識知一切眾生。

  (三十七)一切二乘行者不能測量。

  (三十八)善能具知一切音聲之分別。

  (三十九)能使一切諸法熾盛。

  (四十)能使一劫變作一阿僧祇劫。

  (四十一)能使一阿僧祇劫變作一劫。

  (四十二)能使一國納入一阿僧祇國。

  (四十三)能使一阿僧祇國納入一國。

  (四十四)能使無量佛國入于一毛孔。

  (四十五)能使一切眾生身入于一身。

  (四十六)了知一切佛土,等同虛空。

  (四十七)此身能遍至一切佛土,無有遺余。

  (四十八)善能了知,一切方便之法。

  (四十九)使一切身,入于法性,皆使無身。

  (五十)了知一切法性,通達無相。

  (五十一)以一音演說,聽著悉能通達一切法性。

  (五十二)所演說的每一句話,悉能延伸至無量阿僧祇劫。

  (五十三)善能觀察一切法門之差別。

  (五十四)善能了知一切善法之異同,以簡略或詳盡的方式說法。

  (五十五)善知識超越一切魔道。

  (五十六)放大方便,智慧光明。

  (五十七)于身、口、意業,皆以智慧為首。

  (五十八)無須現行神通,悉能常現在前。

  (五十九)以心、色、解辯四無礙智,令一切眾生歡喜。

  (六十)示現神通力,通達一切法性。

  (六十一)善能以攝法普攝一切眾生。

  (六十二)善能理解一切世間一切眾生之語言。

  (六十三)于如幻之法無有所疑。

  (六十四)于周遍一切生處,悉能自在。

  (六十五)所須之物隨意而得從不匱乏。

  (六十六)善能自在示現一切眾生相。

  (六十七)于善惡者,皆同福田。

  (六十八)得入一切菩薩密法。

  (六十九)常放光明,照亮一切世界而無遺余。

  (七十)智慧深邃致遠,他人無法揣測。

  (七十一)其心猶如,地水火風。

  (七十二)善于言詞及諸法章句而大轉法輪。

  (七十三)于如來地,無所障礙。

  (七十四)自然而得,無生法忍。

  (七十五)已得如實(金剛)心,一切煩惱垢所不能污。

  (七十六)能使一切水入一毛孔而不影響水性。

  (七十七)修集一切無量福德善根。

  (七十八)善知一切方便回向。

  (七十九)善能變化,遍行一切菩薩諸行。

  (八十)于佛之一切法,心得安隱。

  (八十一)已得舍離,本身之宿業。

  (八十二)能入諸佛之秘密法藏。

  (八十三)示現自恣,游戲諸欲。

  (八十四)聽聞無量正法,悉能具足受持。

  (八十五)求一切法,心無厭足。

  (八十六)隨順于一切世間諸法,而不染污。

  (八十七)于無量劫為人說法,皆令聽法者獲得法食。

  (八十八)示現麻風、殘廢,聾、盲、喑、啞等一切形相,以教化眾生。

  (八十九)有百千密跡金剛力士常隨護侍。

  (九十)自然能觀,知諸佛道。

  (九十一)能于一念,示受無量無數劫壽。

  (九十二)現行一切二乘儀法,而內不舍諸菩薩行。

  (九十三)其心善寂,空無有相。

  (九十四)于眾伎樂現自娛樂,而內不舍念佛三昧。

  (九十五)于見、聞、觸及共住,皆能成就無量眾生。

  (九十六)能于念念之間示現成佛之道,隨本身之所教化,令眾生悉得解脫。

  (九十七)示現入胎初生之相。

  (九十八)示現出家成就佛道之相。

  (九十九)能轉于法輪。

  (一百)入大滅度而不永滅。

【原文】:

  堅意。首楞嚴三昧如是無量悉能示佛一切神力。無量眾生皆得饒益。堅意。首楞嚴三昧。不以一事一緣一義可知。一切禪定解脫三昧。神通如意無礙智慧。皆攝在首楞嚴中。譬如陂泉江河諸流皆入大海。如是菩薩所有禪定。皆在首楞嚴三昧。譬如轉輪圣王有大勇將諸四種兵皆悉隨從。堅意。如是所有三昧門禪定門辯才門解脫門陀羅尼門神通門明解脫門。是諸法門悉皆攝在首楞嚴三昧。隨有菩薩行首楞嚴三昧。一切三昧皆悉隨從。堅意。譬如轉輪圣王行時七寶皆從。如是堅意。首楞嚴三昧。一切助菩提法皆悉隨從。是故此三昧名為首楞嚴。

  【譯文】:

  堅意!首楞嚴三昧,有如是能顯示一切諸佛無量神力的功能無量眾生因此皆得饒益。堅意!首楞嚴三昧,不能單獨以一事、一緣、一義可知。一切禪定、解脫三昧、神通如意及無礙智慧,都統攝在首楞嚴三昧中。譬如溪流、泉水、江河等,悉皆流入大海。菩薩所證得的一切禪定,都在首楞嚴三昧中。譬如轉輪圣王,有大勇將,步、車、象、馬四種兵,皆悉隨從于他。堅意!所有的修行法門,如:三昧門、禪定門、辯才門、解脫門、陀羅尼門、神通門、明解脫門,悉皆統攝在首楞嚴三昧中。若有菩薩修行首楞嚴三昧,一切三昧皆悉隨從。堅意!譬如轉輪圣王出行之時,七寶悉皆隨從。同樣的,堅意!修行首楞嚴三昧,一切助菩提法皆悉隨從;因此,這一三昧,名為首楞嚴三昧。

【原文】:

  佛告堅意。菩薩住首楞嚴三昧。不行求財而以布施。大千世界及諸大海天宮人間。所有寶物飲食衣服象馬車乘。如是等物自在施與。此皆是本功德所致。況以神力隨意所作。是名菩薩住首楞嚴三昧檀波羅蜜本事果報。

  【譯文】:

  佛陀對堅意菩薩說,倘若菩薩安住于首楞嚴三昧,他不須要作任何求財之行,卻能夠自由自在的布施予整個大千世界之諸大海、天宮、人間所有物品,如:飲食、衣服、象馬車乘等等。這些就是修行首楞嚴三昧本事之功德果報所致;更何況是以神通力,隨意變化造作。堅意!這就名為:菩薩住首楞嚴三昧,檀(施)波羅蜜,本事果報。

【原文】:

  佛告堅意。菩薩住首楞嚴三昧。不復受戒于戒不動。為欲化導諸眾生故。現受持戒行諸威儀。示有所犯滅除過罪。而內清凈常無闕失。為欲教化諸眾生故。生于欲界作轉輪王。諸婇女眾恭敬圍繞。現有妻子五欲自恣。而內常在禪定凈戒。善能了見三有過患。堅意。是名菩薩住首楞嚴三昧尸波羅蜜本事果報。

  【譯文】:

  佛陀對堅意菩薩說,倘若菩薩安住于首楞嚴三昧,他不須要再受戒,因為他已不會再觸犯任何戒條。但是,他為了教化、引導一切眾生,示現受戒、持戒,現行各種戒威儀;指示于戒有所觸犯,即行滅除罪過;實際上,菩薩內心非常清凈,根本就不會有過失。菩薩為了教化一切眾生,現生于欲界作轉輪圣王,有無數的婇女恭敬圍繞在他身旁;現有妻子,縱情享受五欲之樂;實際上,菩薩內心常在禪定,持守凈戒,善能了見欲界、色界、無色界三有之過患。堅意!這就名為,菩薩住首楞嚴三昧,尸(戒)波羅蜜,本事果報。

【原文】:

  佛告堅意。菩薩住首楞嚴三昧。修行忍辱。畢竟盡故。眾生不生而修于忍。諸法不起而修于忍。心無形色而修于忍。不得彼我而修于忍。不念生死而修于忍。以涅槃性而修于忍。不壞法性而修于忍。菩薩如是修行忍辱。而無所修亦無不修。為化眾生生于欲界。現有嗔恨而內清凈。現行遠離而無遠近。為凈眾生壞世威儀。而未曾壞諸法之性。現有所忍而無有法。常定不壞可以忍者。菩薩成就如是忍辱。為斷眾生多嗔惡心。而常稱嘆忍辱之福。亦復不得嗔恚忍辱。堅意。是名菩薩住首楞嚴三昧羼提波羅蜜本事果報。

  【譯文】:

  佛陀對堅意菩薩說,倘若菩薩安住于首楞嚴三昧,已于忍辱之修行畢竟圓滿。已修忍辱,不復生為眾生;已修忍辱,一切諸法不再生起;已修忍辱,于心已無形色;已修忍辱,不再有彼我之分;已修忍辱,不再系念于生死;已修忍辱,證得涅槃性;已修忍辱,逮得不壞法性。就這樣,菩薩于忍辱之修行,已無所修,亦無不修。但是,菩薩為了教化眾生,現生于欲界,現有嗔恨心;實際上,菩薩內心非常清凈。菩薩現行遠離,實際上,并無遠離、親近之分。菩薩為了凈化眾生,現行敗壞世間威儀,實際上,并未敗壞諸法本性。菩薩現有所忍,實際上無有一法常定不壞,可稱之為忍。菩薩已成就如是忍辱;但是,菩薩為斷除眾生諸多嗔恚、邪惡之心,經常稱許、贊嘆忍辱之福;示現自己尚未曾獲得嗔恚忍辱。堅意!這就名為:菩薩住首楞嚴三昧,羼提(忍辱)波羅蜜,本事果報。

【原文】:

  佛告堅意。菩薩住首楞嚴三昧。發大精進得諸善法。而不發動身口意業。為懈怠者現行精進。欲令眾生隨效我學。而于諸法無發無受。所以者何。菩薩悉知一切諸法。常住法性不來不去。如是遠離身口意行。而能示現發行精進。亦不見法有成就者。現于世間發行精進。而于內外無所作為。常能往來無量佛國。而于身相平等不動。示現發行一切善法。而于諸法不得善惡。現行求法有所咨受。而于佛道不隨他教。現行親近和上諸師。而為一切諸天人尊。現勤請問。而內自得無障礙辯。現行恭敬。而為一切天人戴仰。現入胞胎。而于諸法無所染污。現有出生。而于諸法不見生滅。現為小兒。而身諸根悉皆具足。現行伎藝醫方咒術文章算數工巧事能。而內先來皆悉通達。現有病苦。而已永離諸煩惱患。示現衰老。而于先來諸根不壞。示現有死。而未曾有生滅退失。堅意。是名菩薩住首楞嚴三昧精進波羅蜜本事果報。

  【譯文】:

  佛陀對堅意菩薩說,倘若菩薩安住于首楞嚴三昧,表示菩薩已發大精進心,已得一切善法,從此不在造作身、口、意業。菩薩為了教化懈怠者,現行精進,希望眾生以他為榜樣,隨他學習一切諸法,進而于諸法無造作,亦不授受。為什么呢?菩薩已悉知一切諸法之常住法性不去不來,因此遠離身、口、意諸行。菩薩示現發心修行精進,于法無所成就;實際上,菩薩于世間示現發心修行精進時,其心于內、于外,悉皆無所作為,恒常往來于無量佛國;其身相,亦平等不動。菩薩現行發心修行一切善法,然而于一切善法,實無善惡可得。菩薩現行為欲追求正法而有所咨詢、受教,然而菩薩于佛道上,并不須要追隨他人所教。菩薩現行親近諸和尚(親教師)或導師;實際上,菩薩已是人、天至尊。菩薩現行精勤請問;實際上,其內心已自得無礙辯才。菩薩現行恭敬諸方長者;實際上,菩薩已為一切諸天天人所愛戴、敬仰。菩薩現行入于胞胎;實際上,菩薩已于諸法,無所染污。菩薩現行出生;實際上,菩薩已于諸法,不見生滅。菩薩現為小兒;實際上,菩薩身上諸根悉皆具足。菩薩現行伎藝(歌舞表演)、醫術、方術、咒術、文章、數算等工巧行業;實際上,從古以來,菩薩內心已通曉這一切。菩薩示現病苦;實際上,菩薩久已遠離諸煩惱病患。菩薩示現衰老;實際上,菩薩久遠以來,其根不再變壞。菩薩示現有死;實際上,菩薩未曾有生滅、退失。堅意!這就名為:菩薩住首楞嚴三昧,精進波羅蜜,本事果報。

【原文】:

  佛告堅意。菩薩住首楞嚴三昧。雖知諸法常是定相。而示眾生諸禪差別。現身住禪化亂心者。而于諸法不見有亂。一切諸法如法性相。以調伏心于禪不動。現諸威儀來去坐臥。而常寂然在于禪定。示同眾人有所言說。而常不舍諸禪定相。慈愍眾生入于城邑聚落郡國。而常在定。為欲饒益諸眾生故現有所食。而常在定。其身堅牢猶若金剛。內實不虛不可破壞。其內無有生藏熟藏大小便利臭穢不凈。現有所食而無所入。但為慈愍饒益眾生。于一切處無有過患。現行一切凡夫所行。而實無行已過諸行。堅意。菩薩住首楞嚴三昧。現在空閑聚落無異。現在居家出家無異。現為白衣而不放逸。現為沙門而不自高。于諸外道出家法中。為化眾生而無所出家。不為一切邪見所染。亦不于中謂得清凈。現行一切外道儀法。而不隨順其所行道。堅意。譬如導師將諸人眾過險道已還度余人。如是堅意。菩薩住首楞嚴三昧。隨諸眾生所發道意。若聲聞道。若辟支佛道。若發佛道。隨宜示導令得度已。即復來還度余眾生。是故大士名為導師。譬如牢船從于此岸。度無量人令至彼岸。至彼岸已還度余人。如是堅意。菩薩住首楞嚴三昧。見諸眾生。墮生死水四流所漂。為欲度脫令得出故。隨其所種善根成就。若見可以緣覺度者。即為現身示涅槃道。若見可以聲聞度者。為說寂滅共入涅槃。首楞嚴三昧力故。還復現生度脫余人。是故大士名為船師。堅意。譬如幻師于多眾前自現身死膀脹爛臭。若火所燒鳥獸所食。于眾人前如是現身。得財物已而便還起以其善能學幻術故。菩薩如是住首楞嚴三昧。為化眾生示現老死。而實無有生老病死。堅意。是名首楞嚴三昧禪波羅蜜本事果報。

  【譯文】:

  佛陀對堅意菩薩說,倘若菩薩安住于首楞嚴三昧,該菩薩必定已諸法,常在定相。菩薩為了示導眾生各種禪那的差別,現行身在禪那,馴化紊亂之心;實際上,菩薩已于諸法不見紊亂;一切諸法悉皆真如法性之相,心已調伏,住于禪那而不動搖。菩薩之諸威儀,如:去來行住坐臥等,悉皆寂靜,常在禪那。菩薩為了示導眾生,而有所言說;實際上,菩薩并沒有舍離諸禪那相,其心調伏,常在禪那。菩薩為了慈悲憐憫一切眾生,現行入于城邑、聚落、郡國;實際上,菩薩并沒有舍離諸禪那相,,其心調伏,常在禪那。菩薩為了饒益一切眾生,現行有所飲食;實際上,菩薩并沒有舍離諸禪那相,其心調伏,常在禪那。菩薩之身堅固、牢靠有如金剛,內實不虛,不可破壞,其體內已無五臟六腑及臭穢不凈之大、小二便。菩薩示現有所食相,實際上,并無任何食物入于其內。菩薩為了慈悲、憐憫、饒益一切眾生,現行一切方便,但于一切處無有過患。菩薩現行一切凡夫所行,實際上,并無所行;因為,菩薩已超越一切諸行。堅意!菩薩安住于首楞嚴三昧,現在空閑(阿蘭若)處,卻與現在聚落處無異。現在居家,卻與現在在家無異。現為白衣而不放逸;現為沙門而不自高。菩薩為了化導眾生,現行諸外道法或出家法;實際上,并非外道,不為一切邪見所染;亦無出家,亦不于其中宣稱自己已得清凈。菩薩現行一切外道法儀;實際上,并不隨順外道所行。堅意!菩薩猶如導師,指導、點化人們之危險與過失后,繼續度化他人。同樣的,堅意!菩薩安住于首楞嚴三昧,能隨順眾生所發之向道心,如:聲聞道、辟支佛道、佛道,隨宜開示指導,令他們都能得度;當他們都得度后,繼續度化其余眾生。因此,稱菩薩為:大士,或稱為:導師。譬如一艘堅固、牢靠的大船,從此岸運載無數人到于彼岸,然后又回頭繼續運載其余人眾到彼岸。同樣的,堅意!菩薩安住于首楞嚴三昧,見諸眾生,墮于生死苦海,為見、欲、有、無明四流所漂;為度脫此等眾生,隨順于其所種之善根成就,若見可以緣覺度脫者,即現身開示涅槃之道,令其度脫;若見可以聲聞度脫者,即現身講述寂滅之法,與其共入涅槃。菩薩以首楞嚴三昧之力,不斷現身度脫眾人;因此,此大士又稱為:船師。堅意!譬如幻術師,能于眾人面前自現身死、尸體膨脹、腐爛、發臭,為火所燒,為鳥死啖;幻術師以精湛的技術,為眾人表演,獲得財物后便離去。同樣的,菩薩安住于首楞嚴三昧,為度化眾生,示現有生、老、病、死;實際上,菩薩已無生、老、病、死。堅意!這就名為:菩薩住首楞嚴三昧,禪波羅蜜,本事果報。

【原文】:

  佛告堅意。菩薩住首楞嚴三昧。修行智慧諸根猛利。未曾見有眾生之性。為欲化故說有眾生。不見壽者命者。說有壽者命者。不得業性及業報性。而示眾生有業業報。不得生死諸煩惱性。而說當知見生死煩惱。不見涅槃而說至涅槃。不見諸法有差別相。而說諸法有善不善。已能度至無礙智岸。現生欲界而不著欲界。現行色界禪而不著色界。現入無色定而生于色界。現行色界禪而生于欲界。現于欲界而不行欲界行。悉知諸禪及知禪分。自在皆能入禪出禪。為化眾生隨意所生。一切生處悉能受身。常能成就深妙智慧。除斷一切眾生諸行。為化眾生現有所行。而于諸法實無所行。皆已出過一切諸行。久已滅除我我所心。而示現受諸所須物。菩薩成就如是智慧。有所施作皆隨智慧。而未曾為業果所污。為化眾生示現喑啞。而內實有微妙梵音。通達語言經書彼岸。不先思量當說何法。隨所至眾所說皆妙。悉能令喜心得堅固。隨其所應而為說法。而是菩薩智慧不減。堅意。譬如男女若大若小。隨所持器行詣水所。若泉若池渠河大海。隨器大小各滿而歸。而此諸水無所減少。如是堅意。菩薩住首楞嚴三昧。隨所至眾若剎利眾婆羅門眾。若居士眾釋眾梵眾。至是諸眾不加心力。能以善言皆令喜悅。隨宜所應而為演法。然其智辯無所減少。堅意。是名菩薩住首楞嚴三昧般若波羅蜜本事果報。

  【譯文】:

  佛陀對堅意菩薩說,倘若菩薩安住于首楞嚴三昧,該菩薩必定已修行一切智慧,諸根悉皆已得猛利。菩薩已無眾生之性,為了度化眾生,而現有眾生之性。菩薩已無壽命之相,為了度化眾生,而現有壽命之相。菩薩已不再有業性及業報性,為了度化眾生,而現有業性、業報性。菩薩已不再有生死及諸煩惱,為了度化眾生,而現有生死及諸煩惱。菩薩已不見涅槃,為了度化眾生,而現說能至涅槃。菩薩已不見諸法有差別相,為了度化眾生,而現說諸法有善、不善、無記。菩薩已度至無礙智之彼岸,為了度化眾生,而現生于欲界;實際上,并不執著于欲界。菩薩現行色界禪,而不執著于色界。菩薩現入無色界定,而生于色界。菩薩現行色界禪,而生于欲界。菩薩于欲界,而不行欲界諸行。菩薩悉已覺知一切諸禪及諸禪支,能自由自在的入禪、出禪。菩薩為了度化眾生,隨其意愿,生于一切生處,于所生處所受之身,常能成就深妙智慧。菩薩已斷除一切眾生諸行;為了度化眾生,現有一切諸行;實際上,于諸法并無所行。菩薩已超越一切諸行,久遠以來已滅除我及我所之心;為了度化眾生,而現受一切諸所需之物。菩薩已成就如此大智慧,所作所為,皆隨智慧,不曾被業果所污染;為了度化眾生,而示現喑啞之相;實際上,其內心充滿微妙梵音。菩薩通達一切語言、經論及到彼岸之法,他不須要考慮應當先說何法,隨所至眾生之意愿而說,所說皆妙。菩薩能令一切眾生喜心堅固,隨眾生根器所應,而為他們說法;菩薩之智慧,并不因此而退減。堅意!譬如男人、女人,大人、小孩,攜帶盛水器皿,來到水源之處;如:山泉、池塘、河流、大海;隨他們所攜帶的器皿,滿載而歸;然而此諸水源,并不因為他們的提汲而有所減少。同樣的,堅意!菩薩安住于首楞嚴三昧,隨所前來之眾生,如:剎帝利、婆羅門、居士、帝釋天眾、梵天眾等,不須要多費心力,就能以善言令他們悉皆喜悅,隨順他們之所相應,而演說適宜之法。菩薩并不因此于智辯能力上有所減少。堅意!這就名為:菩薩住首楞嚴三昧,般若(智慧)波羅蜜,本事果報。

【原文】:

  佛告堅意。菩薩住首楞嚴三昧。眾生見者皆得度脫。有聞名字有見威儀。有聞說法有見默然。而皆得度。堅意。譬如大藥樹王名為喜見。有人見者病皆得愈。如是堅意。菩薩住首楞嚴三昧。眾生見者。貪恚癡病皆得除愈。如大藥王名曰滅除。若斗戰時用以涂鼓。諸被箭射刀矛所傷。得聞鼓聲箭出毒除。如是堅意。菩薩住首楞嚴三昧。有聞名者。貪恚癡箭自然拔出。諸邪見毒皆悉除滅。一切煩惱不復動發。堅意。譬如藥樹名為具足。有人用根病得除愈。莖節心皮枝葉花果皆能除愈。若生若干若段段截。悉能除愈眾生諸病。菩薩住首楞嚴三昧。亦復如是。于諸眾生無時不益。常能滅除一切眾患。謂以說法兼行四攝諸波羅蜜。令得度脫。若人供養若不供養有益無益。而是菩薩皆以法利令得安隱。乃至身死有食肉者。若諸畜生二足四足及諸鳥獸人與非人。是諸眾生皆以菩薩戒愿力故。死得生天。常無病痛衰惱諸患。堅意。住首楞嚴三昧菩薩。猶如藥樹。

  【譯文】:

  佛陀對堅意菩薩說,倘若菩薩安住于首楞嚴三昧,眾生得見,皆能度脫。即使聽聞其名號,見其于行、住、坐、臥四威儀,聽聞其說法,或見其默然無語,都一樣能得度脫。堅意!有一種稱為喜見的大藥樹王,有人得見,一切疾病悉皆痊愈。同樣的,倘若菩薩安住于首楞嚴三昧,眾生得見,一切貪欲、嗔恚、愚癡治病,悉得除滅。堅意!有一種稱為滅除的藥樹,于戰斗時,以其液汁涂抹于戰鼓上,當被有毒之箭戟刀槍所傷,聽聞鼓聲,箭出毒除。同樣的,堅意!倘若菩薩安住于首楞嚴三昧,聽聞其名號,貪欲、嗔恚、愚癡三種毒箭,自然拔除,一切邪見之毒,悉皆除滅,一切煩惱毒,不再發作。堅意!有一種稱為具足的藥樹,人們使用其根,一切疾病悉皆得除;人們使用其莖、節、心、皮、枝、葉、花、果,一切疾病悉皆得除;人們使用其生品、干品,截成一段段,一切疾病悉皆得除。同樣的,堅意!菩薩安住于首楞嚴三昧,無時無刻利益一切眾生,除滅一切眾生之病患;為一切眾生說法,現行布施、愛語、利行、同事四種攝法,現行六波羅蜜,令一切眾生,悉皆得度。眾生無論供養或不供養,利益或不利益,該菩薩皆以法利,令得安穩,直到身壞命終之時。肉食眾生,如:二足、四足、鳥、獸、人、非人等,皆以菩薩持戒之愿力,死后得以往生天界,無諸病痛、衰老、煩惱等諸過患。堅意!菩薩安住于首楞嚴三昧,猶如藥樹,能除諸病。

【原文】:

  佛告堅意。菩薩住首楞嚴三昧。六波羅蜜世世自知不從他學。舉足下足入息出息。念念常有六波羅蜜。何以故。堅意。如是菩薩。身皆是法行皆是法。堅意。譬如有王若諸大臣。百千種香搗以為末。若有人來索中一種。不欲余香共相熏雜。堅意。如是百千眾香末中。可得一種不雜余不。不也世尊。堅意。是菩薩以一切波羅蜜熏身心故。于念念中常生六波羅蜜。堅意。菩薩云何于念念中生六波羅蜜。堅意。是菩薩一切悉舍心無貪著。是檀波羅蜜。心善寂滅畢竟無惡。是尸波羅蜜。知心盡相于諸塵中而無所傷。是羼提波羅蜜。勤觀擇心知心離相。是毗梨耶波羅蜜。畢竟善寂調伏其心。是禪波羅蜜。觀心知心通達心相。是般若波羅蜜。堅意。菩薩住首楞嚴三昧。如是法門念念皆有六波羅蜜。

  【譯文】:

  佛陀對堅意菩薩說:”倘若菩薩安住于首楞嚴三昧,于六波羅蜜,世世自知,不從他學;于舉足、下足,入息、出息之間,于念念中常有六波羅蜜。為什么呢?堅意!該菩薩,身皆是法,行皆是法。堅意!譬如國王,命令大臣以百千種香料,研為粉末混在一起。如果有人前來索取其中一種香料,不想要其余香料;堅意!我問你,這百千種香料,研為粉末混在一起時,能只取一種,不夾雜其余香料嗎?不能。世尊!堅意!該菩薩以一切波羅蜜熏陶身心,于念念中常有六波羅蜜。堅意!菩薩為什么于念念中常有六波羅蜜呢?堅意!該菩薩于一切悉皆舍離,心無貪著,這就是:檀(施)波羅蜜。該菩薩之心,已善、已寂滅、已畢竟無惡,這就是:尸(戒)波羅蜜。該菩薩已知一切心盡之相,于諸塵中無有所傷,這就是:羼提(忍辱)波羅蜜。該菩薩精勤觀察,簡擇于心,已知心之一切離相,這就是:毗梨耶(精進)波羅蜜。該菩薩已畢竟于善寂靜,已調伏于心,這就是:禪(定)波羅蜜。該菩薩已觀心,已知心,已通達心相,這就是:般若(慧)波羅蜜。堅意!菩薩安住于首楞嚴三昧這法門時,于念念中常有六波羅蜜。

【原文】:

  爾時堅意菩薩白佛言。未曾有也。世尊。菩薩成就首楞嚴三昧。其所施行不可思議。世尊。若諸菩薩欲行佛行。當學是首楞嚴三昧。何以故。世尊。是菩薩現行一切諸凡夫行。而于其心無貪恚癡。于時眾中有大梵王名曰成慈。白佛言。世尊。若菩薩欲行一切諸凡夫行。當學首楞嚴三昧。何以故。是菩薩現行一切諸凡夫行。而心無有貪恚癡行。佛言。善哉善哉。成慈。如汝所說。若菩薩欲行一切諸凡夫行。當學首楞嚴三昧。不念一切諸所學故。

  【譯文】:

  這時,堅意菩薩對佛陀說:“真稀有!我從來未曾聽過。世尊!菩薩成就首楞嚴三昧,其所施行,真是不可思議。世尊!諸位菩薩若想修學佛之所行,應當學習首楞嚴三昧。為什么呢?世尊!該菩薩,現行一切諸凡夫之行,其實于其心中并無貪欲、嗔恚、愚癡。同時,與會大眾中,有一名叫成慈的大梵王,上前對佛陀說,世尊!倘若菩薩想要現行一切凡夫之諸行,應當學習首楞嚴三昧。為什么呢?菩薩現行一切凡夫諸行,其實于其心中并無貪欲、嗔恚、愚癡之行。佛陀說,善哉!善哉!成慈!如你所說,倘若菩薩想要現行一切凡夫之諸行,應當學習首楞嚴三昧,不應再系念于其余一切所學。

【原文】:

  堅意菩薩白佛言。世尊。菩薩欲學首楞嚴三昧。當云何學。佛告堅意。譬如學射先射大準。射大準已學射小準。射小準已次學射的。學射的已次學射杖。學射杖已學射百毛。射百毛已學射十毛。射十毛已學射一毛。射一毛已學射百分毛之一分。能射是已名為善射。隨意不空。是人若欲于夜闇中所聞音聲若人非人不用心力射之皆著。

  【譯文】:

  堅意菩薩對佛陀說,世尊!菩薩若想學習首楞嚴三昧,應當從何學起?佛陀對堅意菩薩說,譬如學習射箭,應當先由射靶(大準)開始;掌握了射靶的功夫后,學射內環(小準);掌握了射內環的功夫后,學射箭的(紅心);掌握射箭的的功夫后,學習射杖;掌握射杖的功夫后,學射杖端百毛。掌握射百毛后,學射十毛;掌握射十毛后,學射一毛;掌握射一毛后,學射百毛之任何一毛;隨心所欲,從不落空,這時候就稱他為善射者。善射者能于夜暗中,聽聞人或非人之音聲,毫不費勁的將他射中。

【原文】:

  如是堅意。菩薩欲學首楞嚴三昧。先當學愛樂心。學愛樂心已當學深心。學深心已當學大慈。學大慈已當學大悲。學大悲已當學四圣梵行。所謂慈悲喜舍。學四圣梵行已。當學報得最上五通常自隨身。學是通已。爾時便能成就六波羅蜜。成就六波羅蜜已。便能通達方便。通達方便已得住第三柔順忍。住第三柔順忍已得無生法忍。得無生法忍已諸佛授記。諸佛授記已能入第八菩薩地。入第八菩薩地已得諸佛現前三昧。得諸佛現前三昧已常不離見諸佛。常不離見諸佛已能具足一切佛法因緣。具足一切佛法因緣已能起莊嚴佛土功德。能起莊嚴佛土功德已。能具生家種姓。能具生家種姓已。入胎出生。入胎出生已能具十地。具十地已。爾時便得受佛職號。受佛職號已便得一切菩薩三昧。得一切菩薩三昧已然后乃得首楞嚴三昧。得首楞嚴三昧已能為眾生施作佛事。而亦不舍菩薩行法。堅意。菩薩若學如是諸法。則得首楞嚴三昧。菩薩已得首楞嚴三昧。則于諸法無所復學。何以故。先已善學一切法故。譬如學射能射一毛分不復學余。所以者何。先已學故。如是堅意。菩薩住首楞嚴三昧。于一切法無所復學。一切三昧一切功德皆已學故。爾時堅意菩薩。白佛言。世尊。我今欲說譬喻。唯愿聽許。佛言便說。世尊。譬如三千大千世界大梵天王。自然普能遍觀三千大千世界不加功力。如是菩薩住首楞嚴三昧。于一切法自然能觀不用功力。又亦能知一切眾生心心所行。佛告堅意。如汝所說。若菩薩住首楞嚴三昧者。悉知一切諸菩薩法一切佛法。

  【譯文】:

  同樣的,堅意!菩薩若想學習首楞嚴三昧,應當先學習愛樂心。學習愛樂心后,學習深心。學習深心后,學習大慈心。學習大慈心后,學習大悲心。學習大悲心后,學習四圣梵行;四圣梵行就是所謂的:慈、悲、喜、舍。學習四圣梵行后,學習因報而得,常自隨身的最上五通智。掌握了最上五通智后,這時便能成就六波羅蜜。成就六波羅蜜后,便能通達各種方便。通達各種方便后,得住于第三柔順忍。得住第三柔順忍后,得住(第二)無生法忍,得住無生法忍后,獲得諸佛授記。獲得諸佛授記后,登入第八菩薩地。登入第八菩薩地后,獲得諸佛現前三昧。獲得諸佛現前三昧后,常不離見諸佛。于常不離見諸佛后,具足一切佛法因緣。具足一切佛法因緣后,生起莊嚴佛土功德。生起莊嚴佛土功德后,能具生自家種姓。具生自家種姓后,入胎、出生。入胎、出生后,能具第十菩薩地。具第十菩薩地后,這時便獲得佛之職稱與名號。獲得佛職稱與名號后,便得一切菩薩三昧。得一切菩薩三昧后,這時便獲得首楞嚴三昧。獲得首楞嚴三昧后,這時便能施作佛事,但是并不舍離一切菩薩行法。堅意!菩薩學習此等一切諸法,便能獲得首楞嚴三昧。菩薩于獲得首楞嚴三昧后,于一切諸法已不再學習。為什么呢?菩薩于先前,已學完一切諸法。譬如能射百分之一毛者,還須要學射大靶嗎?怎么說呢?他事前已學習過了。同樣的,堅意!菩薩安住于首楞嚴三昧,于一切法已不用再學習了;一切三昧、一切功德悉已學習完畢。這時,堅意菩薩對佛陀說,世尊!我有一則譬喻,請允許我講說。佛陀說,說吧!世尊!譬如三千大千世界,有一大梵天王,他能很自然的、毫不費勁的周遍觀察此三千大千世界。同樣的,倘若菩薩安住于首楞嚴三昧,一樣能很自然的、毫不費勁的周遍觀察于一切諸法;同時又能識知一切眾生之心及心所行。佛陀對堅意菩薩說,堅意!確實如你所說,菩薩安住于首楞嚴三昧,能悉知一切諸菩薩法、一切佛法。

【原文】:

  爾時會中有天帝釋名持須彌頂。于此三千大千世界。最在邊外。白佛言。世尊。譬如住于須彌山頂悉能睹見一切天下。菩薩如是住首楞嚴三昧。于諸聲聞辟支佛行及諸一切眾生之行。自然能觀。爾時堅意菩薩。問是持須彌頂釋。言汝從何許四天下來。住何須彌山頂。是釋報言。善男子。若有菩薩得首楞嚴三昧。不應問其所住處也。所以者何。如此菩薩一切佛國皆是住處。而不著住處。不得住處。不見住處。堅意問言。仁者。得是首楞嚴三昧耶。釋言。是三昧中寧復有得不得相耶。堅意言。不也。釋言。善男子。當知菩薩行是三昧。于諸法中都無所得。堅意言。如汝辯者。必已得是首楞嚴三昧。釋言。善男子。我不見法有所住處。于一切法無所住者。乃得首楞嚴三昧。善男子。住是三昧則于諸法都無所住。若無所住即無所取。若無所取即無所說。

  【譯文】:

  這時,與會大眾中,由一名帝釋天天人,名叫,持須彌頂;他住在此三千大千世界的最邊外。他上前兜佛陀說:”世尊!譬如住在須彌山頂,能夠看見一切天下。同樣的,倘若菩薩安住于首楞嚴三昧,于一切聲聞、一切辟支佛及一切眾生之行,自然能夠觀見。這時,堅意菩薩問持須彌頂天人說:你從哪四天下來?你住在哪個須彌山頂?該天人回答說:“善男子!倘若菩薩已得首楞嚴三昧,就不應該問他,所住訶處。為什么呢?該菩薩于一切佛國皆是住處;然而,菩薩卻不著住處,亦不得住處、不見住處。堅意問,仁者!這么說,你已證得首楞嚴三昧?該天人回答說,于首楞嚴三昧眾,還有得與不得之相嗎?堅意菩薩回答,沒有。該天人說,善男子!當知菩薩行首楞嚴三昧時,于一切諸法皆無所得。堅意菩薩說,聽你這么回答,你必定已證得首楞嚴三昧了。該天人說,善男子!我不見一法有所住處,于一切法亦無所住;因此,我證得首楞嚴三昧。善男子!安住于首楞嚴三昧,于一切諸法悉無所住。若無所住,則無所取;若無所取,則無所說。

【原文】:

  爾時佛告堅意菩薩。汝見是持須彌山釋不。已見世尊。堅意。是釋自然隨意。能得首楞嚴三昧。住是三昧。于此三千大千世界諸帝釋宮皆能現身。爾時此間釋提桓因白佛言。世尊。若持須彌山釋于諸釋宮能現身者。我于一切帝釋處所。何故不見。爾時持須彌山釋語此釋言。憍尸迦。若我今以實身示汝。汝于宮殿不復喜樂。我常至汝所住宮殿。汝不見我。爾時釋提桓因白佛言。世尊。我欲見此大士成就妙身。佛言。憍尸迦。汝欲見耶。世尊。愿樂欲見。佛語持須彌山釋言。善男子。汝示此釋真實妙身。彼釋即現真實妙身。爾時會中其諸釋梵護世天王聲聞菩薩。不得首楞嚴三昧者。身皆不現猶若聚墨。持須彌山釋身如須彌山王。高大巍巍光明遠照。爾時佛身倍更明顯。

  【譯文】:

  這時候,佛陀對堅意菩薩說,堅意!你見到了這位持須彌頂帝釋天天人嗎?我已見到。世尊!堅意!該帝釋天人自然隨意,因而能證得首楞嚴三昧,安住于首楞嚴三昧,于此三千大千世界,及一切帝釋宮殿皆能現身。這時,帝釋天天主釋提桓因上前對佛陀說,世尊!您說持須彌頂帝釋天人,能于一切帝釋天宮殿,普現其身;我掌管帝釋天,為什么我于一切帝釋宮殿,從來都沒有見過他呢?這時,持須彌頂天人對釋提桓因天主說:”憍尸迦!倘若我以真實之身,出現在你的宮殿,你將不會快樂。我經常到你的宮殿,只是你看不見我罷了。這時,帝釋天主釋提桓因對佛陀說,世尊!我很想看一看此大士所成就之妙身。佛陀說,憍尸迦!你真的想見嗎?世尊!我確實想見。佛陀對持須彌頂天人說,善男子!你就示現你的真實妙身,給帝釋天主看看。帝釋天人持須彌頂,即時于會上示現其真實妙身。這時,會中一切帝釋天、梵天、護世天王、聲聞、菩薩,及一切尚未得首楞嚴三昧者,他們的軀體,頓時黯然無光,猶如黑墨,不能眼見。而持須彌頂帝釋天人,身軀猶如須彌山王,高大巍巍,光明遠照;這時候,佛陀的身軀,更顯得加倍明亮。

您可能喜歡:
廣大佛友閱讀文章時如發現錯別字或者其他語法錯誤,歡迎指正,以利弘法,你們的支持是我們進步的最好動力。反饋|投稿
熱文推薦
精華文章
熱門推薦
網站推薦
最新推薦
愿所有弘法功德回向

贊助、流通、見聞、隨喜者、及皆悉回向盡法界、虛空界一切眾生,依佛菩薩威德力、弘法功德力,普愿消除一切罪障,福慧具足,常得安樂,無緒病苦。欲行惡法,皆悉不成。所修善業,皆速成就。關閉一切諸惡趣門,開示人生涅槃正路。家門清吉,身心安康,先亡祖妣,歷劫怨親,俱蒙佛慈,獲本妙心。兵戈永息,禮讓興行,人民安樂,天下太平。四恩總報,三有齊資,今生來世脫離一切外道天魔之纏縛,生生世世永離惡道,離一切苦得究竟樂,得遇佛菩薩、正法、清凈善知識,臨終無一切障礙而往生有緣之佛凈土,同證究竟圓滿之佛果。

版權歸原影音公司所有,若侵犯你的權益,請通知我們,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!

粵公網安備 44051302000088號    工信部ICP備案號:滬ICP備05053011號-1 2008-2017 Copyrights reserved 教育性、非贏利性、公益性的佛教文化傳播機構     無量光明佛教網  |  念佛堂  |  佛經  |  佛教
排列三走势